匯市攻略——澳元兌美元博調整可試沽

  2020年過去,全年埋單計美國杜指與標指上升7.25%和16.26%,而納指更狂升43.64%,屬近11年以來最佳。當然,去年年中市場炒作一度是黃金,不過自從創下歷史高位2075後,一度急跌至1764,剛巧調整整年波幅的一半,我亦有在11月底撰文大字標題指「金價雖見頂但1750至1770可低吸」,不知不覺間執筆時回升至1924美元。

  不過,金價重要阻力在1950至1965,雖然整體走勢仍然上升,但預期今年難以重拾去年的鑊氣,第一季有機會只在1820至1960之間繼續整固。

  自黃金後接力炒作的自然是比特幣,自上周三起又升了超過17%至34000美元,去年累升超過3倍,反映市場情緒已近瘋狂同時對美元看淡程度亦相當極端,美匯指數今早一度再跌穿90創三年新低,因此當比特幣出現調整,或可預視為美元反彈的訊號。短線美匯指數仍有機會在2018年4月以來的低位出現反彈,相信88水平仍有力一守,不過對投資者來說,每次美元反彈仍是一次買入的機會,若美元能短線升穿91,相信9月份低位91.7至92.5 仍是重新吸納外幣的機會,預期2021年有機會跌穿88水平並下試2014年12月份低位84至85水平。不過短線美匯指數雖然低開,不過暫時只窄幅上落,不宜在2021首個交易日就大手做淡美元。

  這個星期關鍵焦點有二,首先是美國參議院議席進行選舉,市場關注只要共和黨勝出一席就成為多數黨或民主黨可以主導參眾兩院有利拜登政府施政。雖然市場上幾乎一面倒看淡美元走勢,不過跌至目前89水平,追沽美元風險亦不低。市場上目前完全忽略一眾利淡外幣的負面因素,例如澳洲跟中國的貿易關係仍相當緊張,中國向澳洲價值超過200億澳元的商品徵收關稅,似乎在未來一季的經濟數據上或會反映,成為澳元調整的因素。當然,去年年底中國跟東盟十國及澳洲等同時簽署了貿易協議,例如澳洲商品出口到南韓、印尼、中東等地的關稅獲得調整,市場將密切觀察能否抵銷相關損失。澳元兌美元在0.7750至0.7780水平仍然阻力甚大,這星期可以沽出,止蝕在0.7800,初步目標先設在0.7600至0.7630。

  另一焦點在聯儲局12月份議息會議記錄,以及周五的非農業就業報告,市場估計美國失業率將有機會因為疫情嚴重而由6.7%回升至6.8%;至於12月非農職位則有機會只增加8萬,比較11月增加的24.5萬創6月以來最低更大幅減少,或反映勞動力市場可能繼續失去動能。

艾德證券期貨總經理

陳健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