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見聞——「原油寶」爆煲之後(一)

  過去幾日內地市場除了新冠疫情,最「大獲」要屬中行「原油寶」事件。事緣5月WTI原油期貨於4月20日一度插穿至負37.63美元/桶,導致向中行購入實際上為對賭協議的「原油寶」產品投資者,不僅本金盡失,更倒欠該行一大筆錢。

  內地傳媒估計,該產品客戶約6萬餘名,除了42億元(人民幣,下同)保證金之外,倒欠中行的總金額超過58億元。

  事發之後,中行的取態一度頗為強硬,表示將會按照-37.63美元/桶價格結算。隨著輿論壓力升溫,其態度開始軟化,稱對投資者的損失深感不安,將在法律框架下承擔應有責任,盡最大努力維護客戶合法利益。不過,聲明仍屬於模糊的表述,目前仍未知中行會承擔何種法律責任,監管機構亦未公開發聲。事件的發展依然撲朔迷離。

  據筆者觀察,市場對中行的詬病,集中於對於購買產品的投資者適當性篩選是否足夠、期油市場大幅波動時有否盡到風險提示的責任,以及睇市能力是否有缺陷。坊間的共識是,期油屬高風險投資,而中行有將該產品包裝成普通理財產品售予零售客戶之嫌;另外,同樣銷售類似產品的工行同建行,已在此前完成了5月期油平倉或換倉至6月,只有中行未執行上述操作,睇市能力成疑。

  如今事件的焦點在於中行會否為產品「包底」,全部或部份免除客戶欠款。理論上近年來銀行及監管機構一直致力於教育投資者買者自負,但從「中國特色」的角度,銀行需要承擔社會責任,面對「苦主」蠢蠢欲動醞釀興訟,不知為了社會穩定當局會否出面干預,讓中行放棄追索?

北京拼搏港青

朱小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