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見聞——科技防疫讓包容性倒退(一)

  2020年轉眼即將過半,過去6個月新冠肺炎病毒的陰影在全球揮之不去,也讓很多「非常規」的生活方式成為「新常態」。

  例如,同事朋友之間已習慣以身形或眼神辨認對方,在工作中對於各類視訊或網絡直播的工具駕輕就熟,來到商場和寫字樓等區域的大門口自動停低伸出手臂等待測溫等。

  然而,過去幾個月,沒有一項動作比「掃碼」需要用到的次數更頻密,更能代表新常態。在內地任何一個城市,無論是外出吃飯、去超市或商場購物、坐公共交通工具、進入辦公場所等,都會遇到防疫工作人員要求你打開手機中的「健康寶」APP或掃描「健康碼」,確認本人未到過中高風險地區才獲放行。

  當然,所謂的健康碼並不能證明你健康與否,它只能反映出你有沒有去過確診病人出現過的地區,據此判斷你是否有受感染的風險。然而在當今祖國,沒有健康碼幾乎是寸步難行。

  不會使用智能手機的老年人,或買不起智能手機的窮人,如何自證健康狀況?答案是沒無其他方法。筆者留意到,過去幾個月有不少城市出現有人因未使用智能手機無法掃碼,而被司機和其他乘客趕下公交車的新聞報道。有報道甚至指,一名阿伯因不會用智能手機,無法乘坐任何公共交通工具,從家鄉前往投靠親戚只能步行近1000公里,耗時約半個月。

  移動互聯網和QR Code等現代高科技原本在解決社會包容性方面被寄予厚望,誰料卻築起了另一面高牆,讓社會的包容性反而變得更差。

北京拼搏港青

朱小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