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脫掉洋蔥的內衣

  「你撕乜嘢?」有人見我切洋蔥炒肉片,將洋蔥切半逐瓣掰開之後,用刀尖挑起一塊薄膜(見圖),並小心翼翼將整幅撕走,好生奇怪。

  那是洋蔥的內衣。別見笑,那是多年前某一次切洋蔥時用眼淚換來的發現。不知有多少人留意到洋蔥有此內膜,畢竟洋葱令人流淚,很少會在咫尺距離撐大雙眼來看箇究竟,那次落刀拖泥帶水,其中一瓣切口巖巉,內側突出一角薄膜,拿到鼻尖前擘大眼看,說時遲那時快,眼睛像被火灼,一陣辣感驟然爆發,霎時間熱淚盈眶,既然淚已流,索性眯着眼睛看清楚,卒發現這張內衣。

  發現洋蔥內衣,想起小時候一位吹笛老師說過笛子上有一個孔需貼上笛膜,有人撕出蒜頭的「衣」,趁還帶點黏液時黏封在笛孔上,據說吹笛時氣流震動薄膜,可使音色更響亮和通透。當時我曾懷疑過那笛子會不會蒜味太重。那麼換上洋蔥內衣是否可行呢?

  那層內衣非常薄,但柔中帶韌,只要用力得當,其實非常輕易整幅撕去。「唔撕得唔得?」對方再問。當然得啦,世上有億萬人天天都吃沒脫內衣的洋蔥,而且相信有沒有內衣對口感影響極之輕微。

  洋蔥的內衣與雞蛋黃兩端有像臍帶的白色帶狀物,打蛋時我總會用筷子把它夾斷清除,比有些要求更高的人簡單得多了,他們若做蛋漿,會用細密的篩隔將之隔走,目的是蒸蛋更滑溜。我到如今仍疑心那真的是雞蛋內的受精胚胎的臍帶,或許有更多賀爾蒙,更有心除之而後快。

  我的態度是,若果時間不急逼,都會撕走內衣,心理上覺得吃得更無障礙,甚至覺得出味更徹底,吃東西如做人,盡量做得徹底一點。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