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西貢番薯無得輸

  近來很多人困在家時間多了,家中的米消耗得特別快,連帶杯麵、飲品、零食、水果等隨時放得入口的東西,每星期到超市掃貨都好像買極都不夠,連需花點工夫才有得食的食物也要儲備多些,時興的番薯便是其一。

  世上將番薯作口糧的窮民,怎會想到番薯來到先進城市比米還貴,而且還要計較產地和品種。最貴是東瀛原產,然後是台灣和印尼來貨,大陸番薯總被看低一線。幾年前,在汕尾附近從路邊農販處買了三元一斤其貌不揚的番薯,帶了兩個回港,蒸熟掰開才知是蛋黃心,甜到不得了。只能說,信心和羅馬一樣,不可能一天建成。

  始終覺得品種最重要。對紫心番薯已沒有期望,跟小時候梅窩小販檔賣的已是天淵之別,有浪漫之色卻不再令人心甜,最冇癮!也怕遇上白番薯,白色和無味如同劃上了等號,實則上和心理上都是如是,拿來煲番薯糖水是靠糖來扮甜。蛋黃心永遠覺得較甜,事實上所吃過的蛋黃心大概有八成是甜的。

  日本平價大雜貨超市「驚安の殿堂」在港開店,有三款日本番薯:薩摩金時、安納芋、紅春香,試過了,不是每一個都是寶,俗語說靠「撞手神」,但賭一鋪可不便宜呢!

  有一天經過灣仔道交加街新記肉檔,此檔除了健味豬肉外,還會搜羅一些本地瓜菜,打點的阿姐說這天有番薯,在西貢土生土長,可以一試。人說西貢是香港的後花園,其實也是香港的後田園,身邊有兩位朋友都在西貢租了田地玩農耕,我是經常的受惠者,對西貢產的作物有信心。

  不得了,性價比遠勝日本香芋,橙紅心惹人垂涎,最重要是味道香甜(見圖),西貢番薯無得輸!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