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豆豉鯪魚數豆豉

  「豆豉鯪魚?有乜好講呀!」告訴電台節目拍檔這天我講的題目,他滿帶疑惑,「香港係人都識、係人都吃過的罐頭,還有甚麼新意,莫非又有孔雀石綠?」

  本地售賣的罐頭豆豉鯪魚,全是來自內地,儘管每隔一段日子,總被食安中心驗出,有品牌產品含微量孔雀石綠,但它始終是我不離不棄的食物。

  吃了幾十年,從前只認識珠江橋牌和長城牌,繼而來了鷹金錢和甘竹,我都吃過了,而且非常仔細揣摩箇中味道的分野。罐內的鯪魚都炸透了,連骨頭都鬆化入口,分別只在魚肉有否「炸過龍」,但無論哪一種程度,魚味全被油味掩蓋,若果有所謂香,只不過是不知名植物油的油香。坦白說,論口感,僅比如嚼紙皮的柴魚好一點。

  這種罐頭的靈魂是豆豉!有人吃豆豉鯪魚,卻把豆豉逐粒執出來,撥到一旁不吃,有人甚至覺得豆豉污糟,吃鯪魚便夠了。其實是外觀影響了吃的意欲,看到黑鼆鼆而又很多甩了皮的物體,有些又只殘餘半粒,睇見就唔開胃,偏偏豆豉不可貌相,整罐豆豉鯪魚味道之源其實是豆豉,試過一罐豆豉鯪魚撥出來的豆豉,吃了兩餐共四碗飯。

  大概十年前數過一個大品牌的豆豉,那一次有七十六粒,但近年發覺數量愈來愈少,上星期找一罐數算,是四十六粒。這品牌近年似乎轉用了另一豆豉品種(見圖),從外形看與其他牌子罐頭不同,顏色褐黑,體態細圓,外觀好看得多,可是論鹹論豉味,都輸給略扁而橢圓幾近全黑的豆豉。

  請勿見笑,我愛拿豆豉鯪魚的豆豉,來下紅酒和威士忌,不鹹不香的豆豉,無法譜出獨特而悠長的酒韻。豆豉,我寧選醜樣但有味道的。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