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端記西洋菜為何特別好味

  一場疫情帶起了行山潮流,有些十幾廿年沒見過香港山水的香港人,終於見識香港除了商場好行之外,「原來香港郊野咁靚喎!」有親友更似有驚人發現對我說:「川龍西洋菜好得!」

  西洋菜根本是早年香港產量豐富的蔬菜之一。旺角西洋菜街一帶,便是兩個世紀前的西洋菜田,只是香港土地矜貴,市區不斷擴展,農田只在鄉郊地帶。

  川龍菜田賣菜讚菜香,說此地比元朗平原氣溫低而霧多潮濕,用山水灌溉,不用化肥催谷縮短生長期,比量產的西洋菜在陽光下享受多大半個月……所以特別甜!

  還有甚麼分別?川龍西洋菜與街市慣見的貨色的確不同,價錢是幾十元與十幾元一斤之別。論外形,川龍長大的體態纖瘦。論味道,吃過川龍收割的,才恍然明白真正的西洋菜味原來是這樣的。要怎麼選擇?與其花三十元買兩斤街市西洋菜,還是拿三十元買一斤川龍西洋菜。兩斤菜煲湯很甜,但一斤川龍西洋菜煲出來卻很有菜香,難怪有人不惜預先放下一筆錢給菜農,確保上大帽山不會空手回。

  「唔使煩,去到川龍索性去端記茶樓灼一碟西洋菜囉!」親友大力推薦(見圖)。我怎會不知,幫襯端記幾十年了,也曾訪問過老闆曾昭端。端記就地取材,論菜本身已贏了一條街,但為甚麼灼出來特別好味?

  我仔細觀察過灼菜的流程:專人負責,那位阿姐全程在爐前只負責灼菜,除了工多藝熟,亦眼不眨的盯着鑊內的菜的熟成度,時機一到便撈起。但我認為關鍵是那一鑊水灼過不知多少斤西洋菜,有如此濃的菜水加持,味道相得益彰,我懷疑鑊中已變成極其惹味的西洋菜湯。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