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流浮山金鼓味甘

  收我為徒的大廚李文基忽然來電,從來是好消息,都與食有關,不是有特別菜式叫我去食飯,便是在街市發現好東西,叫我去見識一下。這天又來電,說:「喂,老友在流浮山搵到幾條金鼓!」

  基哥事出突然,從來沒想過我由朝做到晚但搵朝唔得晚,以為我幾時都得閒,偏偏每次他的確有好嘢益我,聽到他說流浮山金鼓,人像着了魔,不顧一切丟下手頭的工作就飛車前去。

  不是未吃過金鼓魚,游水同冰鮮的,金鼓和花金鼓,生的和熟的都吃過,但不確定有沒有吃過流浮山的。事關很早以前已聽聞,珠江出海口鹹淡水交界的水域,是金鼓棲息地,流浮山對開的后海灣捉到的金鼓最靚,最有魚味。基哥講明是流浮山的,豈能走寶!

  說來慚愧,小時候不多吃金鼓,吃的都是躺在冰塊上的,第一次吃活的,是工作之後賺到點錢,去灣仔友和日本料理吃「學友麵」,在魚缸看見一條游水金鼓,興之所致,便請師傅活宰做刺身。第一次見到活金鼓便做刺身,覺得自己好架勢。年輕嘛,貪威識食作祟!

 不過,人老精鬼老靈,吃的閱歷多了,幾可肯定蒸好過刺身,而蒸偏偏要用陳皮最襯金鼓的魚味。曾經不用陳皮改用薑絲,本是游水的鮮活貨色,魚肉韌性受損,從此乖乖選靚陳皮服侍此魚。我愛吮魚鰭,金鼓背鰭皮層略帶甘味,淡淡的,又幾好味。三條流浮山金鼓,基哥以陳皮絲及蔥粒蒸,因魚僅比手掌大一點,蒸四分鐘肉質最佳,我獨享一整條,意猶未盡!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