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妹仔好味過主人婆

  「蔥油雞好得,一定要食!」友人下達筲箕灣東大街「粥棧小廚」飯敍令時,強力推介這道菜,心中不禁產生疑竇:「不是豉油雞嗎?」

  早年住鯉景灣,阿公岩上班,食遍太古城、西灣河與筲箕灣,粥棧小廚開業已食為先。試想想,多年之後還牢牢記住那個瓦煲豉油雞和籠仔蒸飯,可想而知這兩道菜的水準。告知友人這印象,對方堅持「蔥油雞好食」,只順應一下加「肉蟹籠仔蒸飯」。

  實不相瞞,店名以「粥」字先行,但從未在此吃過粥,甚至有人問時,還質疑:「有粥食咩?」事實係有,只不過聲名被小菜蓋過,不僅是雞、籠仔飯,生炒骨、鎮江骨、古法陳皮蒸頭腩、美極蝦、椰皇鮮奶燉蛋白,甚至豉油皇炒麵,都是每次飯局菜單的「膽」。

  友人善解人意,當晚飯敍名副其實一雞兩味,半隻以豉油炮製,半隻是她推薦的「香蔥霸王雞」(見圖),心中不勝銘感,反正此店價位與廚功水平論,屬很抵食之列,何懼多點一兩道菜!

  蔥油雞打頭陣,隻雞不必抽秤,關鍵在蔥油。主宰蔥油味道的是蔥嗎?也不必腌臢至用日本萬能蔥,家常用的蔥可以了,蔥白和綠蔥段使用比例相若,但既然以「蔥油」名之,蔥量必須要大,而鹹度和落油則必須拿揑得當。可以說,很對胃口,累得我連吃兩件。

  吃過蔥油雞,讓味蕾休息片刻,好迎接緊隨而至的豉油雞,目的是要清晰試兩種口味。昔日豉油雞的美味記憶返來了,似乎沒失色。在座中有人吃髓知味,將吃剩的蔥油、豉油打包帶走。是的,雞是配角,蔥油和豉油不是廚餘,拿來二次創作仍有餘威。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