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得一檔有枸杞賣

  每星期去灣仔街市兩三次,這天偶然發現枸杞(見圖),才想起自從家務助理黃太湊孫去了,自己重掌廚房多年,居然沒吃過枸杞。相請不如偶遇,何不吃枸杞!但是,這檔枸杞太短小了吧,於是往其他菜檔找找。嘿,這天早上灣仔打橫打直幾條街以及室內街市,竟只有這一檔有枸杞賣。

  是眼大睇過龍嗎?在節目中提到這番發現,有聽眾留言說馬鞍山街市也只有一檔有枸杞。過了幾天又去灣仔街市,之前有枸杞賣的菜檔這天沒有,反而鄰檔有,再巡遍整個灣仔街市,就只有那一檔。前後兩次在不同菜檔都只有一兩斤枸杞,同樣賣二十元一斤,貴過芥蘭和菜心,我買了半斤便所餘無幾。

  是沒有人吃便沒有人賣?還是沒有人識食便沒有菜農種?灣仔生記不是有道名菜是「枸杞浸豬膶」嗎,很多人都懂叫啊,為何枸杞在街市是稀有菜?舊同學聽到我的發現,還有另一番見解,別說枸杞,我們這一代和年輕一代,連豬膶豬腰豬肺都沒買過!小時候媽常滾枸杞湯,不是滾豬膶湯,就是滾石狗公魚湯。慶幸兒時隨母親到街市,也常在廚房內打轉,這些美味記憶受用終身。這星期就憑幾十年前歷歷在目的畫面,做了兩次枸杞湯,一次用了兩斤梭羅魚,一次用豬腰豬膶。不管是魚和豬腰豬膶,枸杞釋出的甘味始終很是整個湯的靈魂,滾魚湯會多一分鮮甜,滾新鮮腰膶則多添兩分獨特的風味。可能「久旱逢甘露」,愈飲愈覺好飲,心思思下星期買夠一斤枸杞。一直都知道杞子便是枸杞子,中醫說能明目,枸杞當然也有此療效,據說同時可護養心肝。莫非現代人少吃枸杞,所以很少能明察秋毫,有些人亦冇心肝!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