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夏天最好食瓜

  大熱天時最好食瓜,實情是此時的菜不夠靚,而偏偏各式瓜類當造,不吃瓜更待何時。所指的瓜,是做餸菜的冬瓜、節瓜、絲瓜、涼瓜。

  從中醫角度看,涼瓜性寒,有消暑解熱作用,但更直接消暑的做法,莫過於切成薄片冷凍或置在冰塊上生吃,既凍又甘,完全感覺到它從食道進入五臟六腑時透心涼的過程,我懷疑若不是它帶點苦味,感覺不會如此強烈。

  民間智慧說大暑小暑必吃冬瓜,明明是夏天收成的瓜,為甚麼叫冬瓜?有說是它表面有一層似雪的霜,所以叫冬瓜,這層霜是蠟,以保持瓜的水份不被蒸乾;又有說因為它能保存到冬天才食用,因此得名。姑勿論如何,它在眾瓜中最能解暑,夏天家中常以豬腱、花甲與少許白胡椒,冬瓜連皮一併煲湯,本來清淡的冬瓜湯滾得十分鮮甜,人人都搶飲幾碗。

  夏天的瓜王其實不應忽略絲瓜,但絲瓜的迷思是要不要吃皮。認識絲瓜的人都知道,絲瓜是多角形的長瓜,那些硬實的角邊真的吃不下,所以必須刨掉,而墨綠色帶點韌性的皮則保留,這些皮熟了之後變得有點脆。絲瓜在烹調過程中會釋出甜味,滾魚湯是相得益彰的配搭。

  節瓜愈來愈斯人獨憔悴!新一代在家煮人眼尾都未必看到節瓜,更遑論想想怎樣炮製。這天來到灣仔道交加街口的新記,本想找隻豬腱煲冬瓜湯,靚姐和肉枱大哥異口同聲推介節瓜,說這批本土節瓜口感異常軟嫩,比內地瓜青鮮而甜。實情久未煲過鹹蛋肉片節瓜湯,無妨即晚來一煲。節瓜有毛的皮不能吃,母親自小已教用方角的筷子頭刮皮,而非用刀削,據說會更加甜,寧可信其有,半世人都依老規矩,好甜。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