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塞個榴槤入去

  老拍檔「木村」楊英偉送來中秋賀禮,認為我吃盡城中月餅,肯定未試過呢個!眼前不是冰皮月餅嗎,怎會未吃過?只不過這個看起來矜貴得多,黑色冰皮抹上一層金箔,相當誘人(見圖)。

          算有一點食歷,憑外觀始終猜不透甚麼餡料,這天莫非鼻子塞了,還是冰皮包得密實,索不出氣味,直至家人一刀拉下去,一股強烈氣息竄出來,竟然是榴槤!知我者,平生不愛吃榴槤,吃的次數一隻手數晒,記憶最深是中國龍老闆海哥即開當天空運抵港的樹上完熟貓山王,硬要我吃一包,才見識榴槤王者滋味。平情而論,那個據稱從樹上掉下來不足四十八小時的貓山王,捂着鼻子吃,口感香糯綿蜜,原來不臭!只是天性不好此味,未有一吃鍾情,但那味道縈繞心頭,想不到楊英偉送來的這個冰皮,竟有返尋味的感覺。

  「真的想打破你對榴槤的『偏見』!」他說,在DingDonYa臉書上看到這個「翔馬座金箔黑刺貓山王榴槤冰皮」,想我開食竅。木村素來鬼馬,是要我開食竅還是開玩笑,一時間說不清,但這氣味真的似曾相識,與中國龍老闆那個頂級貓山王不遑多讓。哈哈,這個級數,偏偏我吃得來,當然是少吃多滋味。

  「嘩,好似成個榴槤塞咗入去!」家人一刀分了一小部份給我,急不及待將餘下的大半個狼吞虎嚥,交出這句評語。一言驚醒,沒想過可以這樣描述食味,或許是不好榴槤,所以找不到如此貼切的形容。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