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韌力野生紫菜

  自從海苔成為零食,不管來自日本抑或韓國,還是本地知名食品企業四洲的出品,煲劇打麻將打牙骹時,食紫菜多過一餐飯中食菜,算起來更加貴!這些零食紫菜和日本料理做手卷、軍艦、飯糰的紫菜都不是紫菜的原型,一張張紙咁薄的紫菜是加工製成的,勝在方便即食。

  在潮汕吃的紫菜肉丸魚丸肉碎湯中的紫菜,要放湯才好吃,本地紫菜墨丸河或紫菜四寶河,也是滾湯浸軟才吃得舒服,這些紫菜是原塊鋪疊而成。可恨是,總有沙!

  「我的紫菜冇沙!」來自蒲台島的Candy十分自信,事關她親自採紫菜,懂得處理,為證明所言非虛,她送來幾塊島上特產。後來到她在蒲台島的坤記士多,也送一包只售十元的紫菜給我,也就是在士多即叫即煮的餐肉一丁所用的紫菜。

  十元一大包,便宜。Candy說實話:「不是野生的!」但不忘補充:「一樣咁滑。」兩相比對,養殖的紫菜明顯較厚,色澤沉鬱偏墨黑(圖左),透過陽光驗證, 原來天然野生紫菜,一如其名是紫色的,且紫得相當動人。

  多年來蒲台島沒多大發展,但野生紫菜愈來愈少,一年只有很少時候有得採摘,唯有在受控環境下人工培植才保證收成,偏偏人工培植不能百分百種出天然的紫色。

  培植紫菜口感果然很滑,味道與野生差不多,但野生紫菜吃起來略有一點韌性,並非像人工培植近乎入口即化,想是為防禦自然環境的侵害。是的,有韌力能生存得更好。有點韌性的野生紫菜,好吃得多。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