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餐蛋包來到麥當勞

  自問非麥當勞迷,但由一九七五年第一家麥當勞開張起已光顧,敢說至今所發售過的食品都吃過。新推出的新餐肉早就想吃了,看別人對新餐肉南轅北轍的意見,更想印證一下,事關麥當勞未使用新餐肉前,已買過新餐肉回家炮製。

  坦白說,第一次落鑊嚇了一跳,怎麼煎出那麼多油來!雖說那是植物油,理論上好過用動物脂肪,但多油始終不太舒服。

  不明白為何素肉要混入那麼多植物油,是為了增強味道還是令口感腍滑,不得而知。這天早上吃麥當勞新餐肉炒蛋堡前已有心理準備,當接過包子,目測不到油份的確有點詫異,難道是被麵包或炒蛋吸收了?不過,揭開麵包,頗乾身而不覺滲滿油,而炒蛋有沒有窩藏了油則難以判斷。

  準確檢證的最有效方法是吃,一吃便會知底蘊。合上雙眼咬一口,剎那間分辨不出是否傳統豬肉製造的午餐肉,無論口感和味道都無分軒輊,至於多油的「原罪」卻又不太覺,不知道是改良了,還是麥當勞用了些方法「走油」,總之不像那次自家煎製咬出油的狀態,而切成十五毫米的厚度十分高明,咬一口令人有實在的感覺。

  一直覺得麥當勞的豬柳蛋和煙肉蛋的蛋不夠香,因為不是用煎荷包蛋的方法煎製,或許是健康的烹調法,但失諸惹味,新餐肉炒蛋炒出來也沒有油香,如果落鑊炒,與新餐肉一併吃,相信更好吃。

  另一方面,餐蛋包來到麥當勞,單點價是普通麵包店的三倍,貴不貴便見仁見智。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