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粉葛鯪魚湯甜得過份

  這幾日天氣非常乾燥,那紮菜乾大派用場了,一於買幾棵大白菜,加一隻豬腱,落五粒蜜棗、南北杏、陳皮、薑,一於文火煲三小時,以這煲金銀菜湯滋潤一下。來到灣仔新記肉食買豬腱,眼利發現門前左下角雜架攤有兩個沾滿泥沙的大粉葛,便改變主意了。男人衰在經常見異思遷,這兩個粉葛少說都有三、四斤重,而且醜樣非常,其中一個似缺了雙手的人形模樣(見圖)。

  過去多年偶然會讀到一些內地的花邊新聞,說在某地發現四肢健全的人形粉葛,有一個更重逾十公斤。有報道引述民間傳說,指粉葛外形愈醜怪愈有益,如果似人形更加補,與「有手有腳」的人參一樣都屬天生異稟的寶物,民間總有這類似是而非的說法,信不信由你。奈何眼前的人形粉葛實在太大個,是煲三次的份量,倒不如買細的整個切件熬湯,以免一次吃不完的被遺忘在雪櫃裏。

  由細到大見慣粉葛,粉葛湯喝過不少,通常是赤小豆扁豆粉葛煲豬小肚瘦肉湯,偶爾將豬小肚換成鱆魚乾。豬小肚是豬膀胱,須沖洗得很乾淨才消除「押」味,而煲鱆魚則湯頭略帶海味鹹香,這兩款老火湯水都非常好味道,但記憶中母親好像沒煲過粉葛鯪魚豬骨湯,於是立定主意煲這湯。記得有一次與李家鼎飯敍,鼎爺提到粉葛煲湯不削皮的,他認為最有益是皮,只要擦掉泥沙,沖洗乾淨切件水滾落鍋,煲好湯後去皮可吃。熬足三個鐘之後,那口湯非常甜,那尾鮮活鯪魚果然相當出味,再加上四粒蜜棗,甜得太過份,被迫落多一點鹽來減甜。老火湯太甜不太像樣,下次煲鯪魚不落蜜棗!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