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二澳清甜蘿蔔糕

  農曆年前後滿肚蘿蔔糕,是大半生的真實寫照,但不少個年頭都落得飽滯難消,卻從不懂吸取教訓而知所節制,每一次吃蘿蔔糕的計量單位都以「底」計,至少一底起!近年學精了,早一晚浸把米翌日文火煲白粥,臨收火前半小時落一塊陳皮,既增白粥滋味之餘亦有助益氣,事關吃蘿蔔會「破氣」,以陳皮平衡,別問箇中學理,只是我自己想當然的做法,總之口味和心理上都覺得舒服。

  每年都吃到城中知名品牌的出品,哪些其實名大於實,哪些是實至名歸,心中有數。蘿蔔糕的工序不是不傳之秘,網上大把食譜及視頻可照煮碗,但能否每一底都做得好,不是跟到足就做得好,而是很靠經驗和心機才不會失手。去年中秋玩過做奶旺月餅,於是很多人鼓動我做個人品牌的蘿蔔糕招呼粉絲和好友。咪搞啦!一來沒有時間,二來沒有這功夫和本事,有信心做出一底好的,但絕無信心每一底都過得自己過得人。

  有朋友問曾否用日本箱根大根做中式蘿蔔糕,說蘿蔔味很好,當然不會癲到用如此貴價的蘿蔔切條做糕,用來做關東煮就試過。近年在中國龍找到來自湖北襄樊的蘿蔔,請有經驗的長輩做蘿蔔糕,將成品載返家時,整輛車都是蘿蔔香,從此對襄樊蘿蔔另眼相看。

  今年吃過較特別的是「孤嗎」Cafe特別製作的蘿蔔糕,這小店是用二澳蘿蔔(見圖)。二澳是香港寶地,因稻米令愛本土的人關注,曾吃過該地的醬油漬蘿蔔,但醬油味重而不太清楚蘿蔔的本來味道。這次吃過二澳蘿蔔做的糕,才領略到它多清甜。不過,如果落多一點便更好了。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