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豬紅鴨血還是辣的好

  友人招呼家聚,捧出一碗豬紅,精神為之一振,事關一陣麻辣香氣飄來,已教人食欲亢憤。友人連忙更正,此乃鴨紅(見圖),是當今台灣最受歡迎品牌所出。



  驟眼看,豬紅、雞紅、鵝紅、鴨紅,都是「血製品」,未煮熟尚且分辨不到,煮熟了也一模一樣更加難分。本來不同的紅有不同口感,但一直傳聞現在有些紅禽畜混雜並不純淨,所以憑口感不能作準。



  曾經慨歎豬紅今非昔比,多年前健味豬的譚強某一天突然送來一大樽新鮮豬血,並教導如何加鹽自製豬紅,結果弄得廁所到處血污,馬桶更被凝固的血塊塞住,須用熱水溶解清理。雖然場面嚇人,但親手做的豬紅凝得相當成功,那種爽中帶滑的特別質感,加上「紅」的特殊味道,此番血的經驗一世難忘。此後只在歐洲吃過的意大利豬紅稍為接近原味之外,純正豬紅味道幾成絕響。



  以吃純正的「紅」計,小時候吃得最多是雞紅,皆因媽媽是自己一手一腳劏雞拔毛的,一刀拉過雞頸,把雞血盡放到碗裏,頃刻便凝固,把雞浸熟的同時,亦把雞紅煮熟,然後醮豉油吃。鵝紅鴨紅吃得最少,澳門營地街市熟食中心的梓記,牛雜了得之外,那軟滑的鵝紅也是一絕。



  畢竟是動物的血,多少有血腥味,伴點辣是恰當的,所以不管是車仔麵的豬紅,還是潮州打冷的韭菜豬紅,都以辣椒炮製,吃得特別滋味。眼前的鴨紅,下了不少辣椒和花椒,難得是血味和香料味道融和得很好。這個品牌的台灣麻辣鴨紅有幾款包裝,以為當中有偽冒貨,友人打電話問代理,才知道是同一出品。那好了,可以多買兩包看門口。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