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白沙道的菠蘿油

  敢說菠蘿油吃了半生,不僅已成為嗜好,還有特別的意義,因為平生第一篇飲食文字,是二十年前寫的「尋找失落的菠蘿油」,與菠蘿油的感情不言而喻。小學時返培正的路上,在豉油街吃到第一個菠蘿油,那些年菠蘿油並不流行,很多麵包店根本連菠蘿包都做得不算好,香港經歷滄桑變化,菠蘿油卻是進步了,以菠蘿油打響名堂的茶餐廳更不少,旺角金華、西貢Sai Kung、跑馬地祥興便是表表者。

  菠蘿油進步了,更令人不離不棄,所以這天在銅鑼灣白沙道吃雲吞麵,赫然看到餐牌上有菠蘿油,說實話心底猶豫了片刻,事關不少賣粥粉麵飯的店子,都兼賣咖啡奶茶三文治,但不少都屬聊備一格而已,從不旨望有驚喜,但看到「菠蘿油」三個字,心癮頓起,就菠蘿油與奶茶齊上。

  常在隔籬街坐小巴,兩三年前這店好像沒雲吞麵吃,也沒印象有沒有菠蘿油,只記得那杯奶茶平平無奇,今次奶茶先到,似乎比從前好,到侍應把菠蘿油捧到面前,論賣相無可挑剔了(見圖)。在此下午茶時段菠蘿包身是暖的,相信不是晨早的預製件,配上一塊厚度恰當的冰凍牛油,冷暖的感覺本來就是菠蘿油應有之義。

  說實話,若不是池記與原店結合成今天的「池記幸運星」,是不會在一般茶餐廳吃雲吞麵,因為犯不着賭運氣。池記畢竟是雲吞麵世家,加上自設工場復刻竹昇麵。的而且確,當今雲吞麵與菠蘿油一樣,都比從前做得更好,人們常說香港懷舊美食「今非昔比」,其實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若果還有猶豫,這處是銅鑼灣價,吃套餐着數得多。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