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藍鰭吞拿的「中落」

  若不是一早訂了座,肯定兩位難求,很多訂了位的都提早到場,並不是怕被人捷足先登,而是要趁廚師未落刀前跟這尾重逾一百公斤的藍鰭吞拿魚影張相打個卡。

  傍晚準七時,落地玻璃外的銅鑼灣海傍下着絲絲細雨,這尾藍鰭吞拿躺平在信和廣場內「板神」日本料理店內,廚子手執專用長刀,從背鰭位拉一刀,深紅的魚肉乍現眼前,當另一把短度闊封的大刀剖開魚腹時,很多人都探身向前,想看清楚全條吞拿魚最甘腴肥美的掃羅部位,當然亦都不停吞口水,因為訂了位的客人知道,稍後他們會吃到這條吞拿魚不同部位的滋味。

  算起來,已是平生第五條親眼見着即場解體即吃的吞拿魚,頭三條都在日本享用,今次是第二次在香港身在現場,第一次是兩三年前在灣仔碼頭的水產市場目睹。平心而論,雖然都是一場表演,但刺激食欲的感覺很強;也說實話,在日本築地市場、和歌山魚市場,日本大師傅的刀法純熟到神乎其技的地埗,事關他們幾乎天天解體一條大吞拿魚,工多藝熟嘛。

  日本有些多遊客到訪的魚市場,每天都會劏一條吞拿魚,即場分割魚肉售賣,最受歡迎自然是滲透油脂的大、中拖羅腹腩位,有時跡近要搶,手快有手慢冇。本地這間日本料理店,打算每個月從日本買一條來港,難怪這晚訂位全滿。

  掃羅固然肥美,但這晚更期待大師傅將附在大骨上的肉糜刮下來,貪婪的搶來一大碟,並趕緊請侍應送來靚醬油,要仔細品嚐這些不為人知的美妙極品,這些肉糜名之「中落」(中落),淨吃會有點腥,但蘸醬油吃滋味卻無以尚之。可惜,刮骨肉糜數量比掃羅更少,幾啖就吃清光了。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