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手釣澳洲東星斑

  已經是一個月內第二次吃來自澳洲的東星斑(見圖),考慮用甚麼方法烹調時,只有一個宗旨,就是不能失牠的鮮味,生猛的游水海鮮,太多調味暴殄天物。

  有些星斑抵食套餐,究竟用的是東星,抑或是價位偏低的泰星和西星,有時真的要識食的人吃落才辨別到,但一知半解大有人在。甚至用的即使是東星,究竟是養殖的乏味貨色還是魚味重的野生魚呢?

  香港大把活生生的東星斑,為何看上遠渡重洋的澳洲東星?除了游水生猛之外,還被「手釣」兩個字吸引。原來澳洲對保護海牀,不容損害珊瑚,對捕撈有嚴格限制,東星只許手釣,不許拖網撒網方式捕魚,手釣是唯一的捉魚方法。手釣上來即放在海水艙中,然後注入氮氣讓牠們安靜地出口來香港,運抵香港後甦醒批發及零售,所以每條都是活魚。

  在上環站D100店訂了,朝早劏好刮掉魚鱗及除青內臟,中午過後便送到家來,方便利落,只是為甚麼魚身的顏色不似預期,東星斑不是悅目的紅色嗎?打電話查詢,原來東星不一定是紅色的,會因所處水域珊湖群改變保護色,有深有淺,澳洲東星斑外皮一般會紅中帶一點暗黑。

  乜都假,味道和肉質口感才是真章。第一次廚師一魚兩吃,先起出一邊魚柳,煎妥之後淋上當造的子薑片和傳統的五柳汁,既吃到鮮魚的鮮冶又開胃,另外大半條則加少量香菜煲一鍋魚湯,將整條魚連魚骨的鮮甜味道化作濃湯點滴都灌進喉頭,可以說用到盡澳洲東星的分毫。

  今次享用第二條,有人說薑蔥清蒸太普通了,何不用欖角,半條薑絲也不用,畢竟腥味不重嘛,果然欖角鹹香把魚味提升,當然條魚本身的確好得!

  今次享用第二條,有人說薑蔥清蒸太普通了,何不用欖角,半條薑絲也不用,畢竟腥味不重嘛,果然欖角鹹香把魚味提升,當然條魚本身的確好得!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