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邊嚿叉燒好食

  每個年代都總有一兩句令叉燒掛在人人嘴邊的說話,由經典的「斬大嚿叉燒」,到阿媽永恆的誨氣話「生嚿叉燒好過生你」,然後橫空殺出星爺的神話般「黯然銷魂飯」,結果叉燒從未脫離時代。麵包店有叉燒包,茶樓亦有不一樣的叉燒包及叉燒酥,連糯米雞入面都有一件叉燒……叉燒,邊個冇食過?

  文無第一,叉燒無第二,在這個叉燒大流行的時代,總有人刻意與不刻意之間彷彿就一錘定音判定誰家出品最好味,也不服氣別人的論斷,心入面那句是:「條友識唔識食㗎?」坦白說,不時聽到人如此說我,從前是用問號的多,或許現在薄有名氣,所以變成感歎號了。

  年少氣盛懶叻評點階段是永遠抹不掉的瑕疵,昨日之日不可留,今天是用心吃名店和名不經傳的大店小店叉燒,從不同師傅的手勢,品嚐不同的滋味。的確,始終有不少是恨鐵不成鋼的平庸店子,不說也罷。

  又有一些雖有爭議,其實只是觀點與角度不同,卻都是在高水平的層面難分高下而已,都是好吃的。正如柴灣新桂香無疑頂瓜瓜,八號風球風雨交加的晚上,以新桂香的叉燒送威士忌,不管是獅子山風暴還是獅子山精神,總之寧舍好味。新桂香可不便宜,不及灣仔再興的性價比高。置地廣場的唐人館和渣打銀行大廈的卅二公館做得精采細膩,賣相贏晒。而六國酒店粵軒「黯然銷魂飯」和疫情下推出的真空即食叉燒,誰能比擬?說起來,粵軒昨日才開始重推「黯然銷魂飯」套餐,只做兩個月,其實成為恆常菜式有何難!吊癮,最難熬,難怪有海外知音搥胸頓足,吃一碗黯然銷魂飯,先隔離二十一日,最黯然!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