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5月22日 星期日
  • 25º
  • 88%
  • facebook
  • Weibo
  • RSS

好味大過天——亡命酸辣豆腐串

  十年前,根本毋須鼓起這麼大勇氣才走進宏安道的「撈麵君」,但自從在網台開咪做飲食節目,為保聲線不得不避忌太辣的東西,畢竟沒有徐小鳳的特質,愈吃辣,歌聲更磁性,只是難忘學生時代孭背囊遊四川時嚐辣的流汗滋味,男人總有劣根性,有時很想越軌挑戰辣度,只是又想過癮又驚出事。

  宏安道是一條小橫街,油街變天,這裏開滿各種風味小食店,今天已成炮台山讓人流連的食街。撈麵君守在街頭,每逢午飯時間,對面商廈的辦公男女都來外賣。有一天見一男子捧着碗從店子出來,一邊將黃色物體放到嘴邊,眼尾卻不瞧路面情況便橫過馬路,是甚麼東西好吃到令人忘形?

  小店掛出來的菜牌:老壇酸菜雲吞、紅油抄手、成都雜醬麵、乾撈酸筍米線、重慶涼麵、豬耳仔涼皮、雞絲熱撈薯粉、泡椒雞腳、紅糖冰粉、三寶擔擔麵……應該是四川風味吧!看到這些名目,實在按捺不住,便問看店的小姑娘:「有幾多種辣度?」

  「你唔食得咁辣?」小姑娘目光剔透,彷彿一眼已識破眼前人的本事,坦白從寬,再問:「小辣有幾辣?」剛吐出這一句也覺自己問得極無謂,對方送來溫婉的眼神,便說:「不如你試BB辣先啦!」

  瞥見鍋內滾熱辣的一排啡黃色東西(見圖),不就是冒死過馬路那傢伙吃的嗎?小姑娘見我手指指便問:「豆腐串?」根據她提議,要了一碗「豆腐串蘿蔔酸辣粉」。BB辣原來都不弱。三十年前在酆都鬼城街頭,明明吃街邊勁度十足的酸辣涼粉,雖然吃到鼻水直流,但一大碗吃清光,今天是人平和了,還是環境太磨人,再受不了更大的刺激?不過,豆腐串沾了酸辣,惹味非常,怪不得令人亡命過馬路。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