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2º
  • 62%
  • 2022年6月27日 星期一

好味大過天——期待北海道海膽

  「快啲買海膽食啦!」朋友傳來訊息,不明所以,直接打電話問究竟。友人討厭政治,同她傾世界局勢總叫我慳番啖氣,但對環球食事情報卻瞭如指掌,她說上個月北海道東部一帶海域紅潮為患,大批海產缺氧死亡,日本全國供貨緊張,遑論出口外地。

  懷疑她以訛傳訛,於是上網在不同渠道追查,發現確有相關消息,有一則更列出北海道多個沿海市鎮的受災數字:損失幾千噸海膽,三文魚亦死掉成千上萬條,並估計沒一兩年不能恢復往日供應量,只是具體對輸港日本海產供貨的情況資訊不多。

  往北海道海產最豐富的噴火灣多次,更曾經在日出前乘漁船出海,全程目擊漁民捕捉三文魚,並揀了一尾請師傅即劏即以醬油醃製三文魚子,午餐做鮮製三文魚子帶子丼。又試過買下漁民剛撈捕、觸刺還郁動的活海膽,即開即食,平時在香港吃到的大多有防腐劑。平生吃過最鮮冶的三文魚子和海膽經驗便在北海道。北海道海產遭殃,的確是壞消息。

  日本其他地方都有海膽,只不過以北海道海膽產量最多,從食的角度亦是最好味。即管到幾家日式大超市碰碰運氣,希望還有水尾貨。不知是事有湊巧還是真的斷貨,別說北海道,根本沒有日本任何地方來的海膽。冷凍櫃內的海膽,是來自加拿大的,已經挑起食癮,死死氣加拿大海膽照殺!

  為了加強日本感覺,買備日本大張紫菜,使用北海道已去米糠的「無洗水」,煮好飯便撈點日本米酢,做海膽手卷(見圖)。加拿大海膽大得多,曾在溫哥華吃過如小孩子舌頭般大的貨色,但大不一定是最美味,論甘中帶甜的風味和蛋香,的確及不上馬糞海膽。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