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1º
  • 55%
  • 2022年9月25日 星期日

好味大過天——班哥吃回來的閱歷

  夾起那片薄如紙的牛肉片遞往光源聚焦處,想看看究竟有多通透,坐在對面的班哥已經如數家珍般細說這道四川名菜「燈影牛肉」的特色(見圖),除了最表面的刀功,形容最高技藝是要做到香、甜、麻、辣、鮮。
  本名容沛光的班哥並非川菜大師傅,但對中華八大菜系的精髓瞭如指掌。是看書上網讀到的嗎?「哈哈,我是食返來的!」熟悉他的人不會覺得他牙擦擦,試問誰有他這份深厚食歷!他說中菜頭頭是道,卻是做日本菜出身,然後大半生是坐鎮五星級大酒店指揮西廚的行政總廚,既精於法國大餐,亦擅於牛扒羊鞍,以至日本爐端燒也是手到拿來的本領,最妙是我耳聞目睹不少中廚都來請教煎炒煮炸的中菜技法。
  這些年來與班哥出席中西大小餐宴,也是主持飲食節目的拍檔,直情塞錢落我袋,對中外食制的了解如入了一個飲食寶藏予取予攜。他明知我是一塊貪得無厭的海綿,總在夭心夭肺的嘻哈笑語中,毫不保留將知識傳承,我唯一慶幸能守得住庶民飲食的身位。他說:「黐線,我點會食車仔麵、魚蛋豬皮街邊嘢,鮑參翅肚牛扒拖羅山瑞裙邊龍躉扣……我都食唔切!」
  別用「廚房佬」的眼光論斷他,他一杯在手,經史子集與古今中外藝術和宗教,見識和見解鞭辟入裏,家中收藏品味之高,涉獵之廣令凡夫俗子汗顏,朋友圈中不乏大教授大編輯經濟理論大師,想到自己能叨陪末座,算是有點安慰。
  班哥將平生飲食閱歷和學養,收納成書《班哥有食緣》,捧在手裏,吃着從川菜館帶回家佐酒的燈影牛肉着,想起班哥提出的必具的滋味訣竅,終於心領神會。多謝班哥。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