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2º
  • 62%
  • 2022年6月27日 星期一

梁家權 - 崩砂腩豉油撈粗|好味大過天

朝筲箕灣出發,其實心裏不太踏實,擔心又摸門釘,直至離遠看到沒有落閘,腳步才輕鬆起來。從前家住鯉景灣,往返阿公岩上班,敢說由西灣河至譚公廟附近兩三平方公里範圍內的食肆,都幾乎吃過,目睹東大街飲食戰場的崢嶸歲月,為食鬼只愁有選擇困難症。

案頭工作往往令人忘記晝夜,卻不會令人忘餐,反而愈絞腦汁愈容易肚餓,須在爭分奪秒間擠一點時間來撫慰五臟六腑,只能就近去東大街,加上不想動腦筋,一支箭就去安利外賣切腩片頭豉油撈粗。是的,十次有十次都是吃它,如果那一天要填肚,就加一碗淨魚蛋。

由打工轉為個體戶,以及搬離東區後,筲箕灣變得頗遙遠,想吃安利都要專程而來。幾個星期之前,忽然心癮大作很想吃清湯腩,可恨在九龍城街市李輝記買來的崩砂腩早已吃清光,想也不想便朝東大街去。怎料安利大閘落下,那天不是安利慣常休息的星期四,也沒理由捱不過疫情而關門大吉,為甚麼大閘貼上停業通告,結果抱住落寞的心情到電車總站附近的麥當勞買個豬柳蛋漢堡算了。

這天中午前,給自己一個理由重臨筲箕灣,去金華街街市買魚買本地番薯嘛,順路去探視安利的虛實,燈光火着,太子女在店內兩頭游,當然興師問罪。謎團解開,因為屠房停開多日,無牛供應。安利雖以魚蛋起家,但後來清湯腩之名不脛而走,是鎮店雙響炮,缺一不可。沒有牛腩加上嚴格的限聚令,索性關門。

時間尚早,最搶手的崩砂腩果然仍有供應,實屬不二之選。看着放在豉油色油潤粗麵上層次分明的崩砂腩(見圖),自覺雙眼放光,口水幾乎奪腔而出。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