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77%
  • 2022年8月13日 星期六

梁家權 - 50斤魚70斤湯|好味大過天

喜歡飲魚湯,有時吃粉麵烏冬都先熬魚湯做湯底,然後買靚水餃或魚蛋陪襯。說「陪襯」一點不假,因為重點是魚湯,總是一滴不留。這是師承母親的做法,小時候吃慣她熬大眼雞做湯煮的上海麵,拆出熬過的魚肉做餸料。

從來只用大眼雞、紅衫、梭羅,實不相瞞,總覺得貴價魚應該直接食落肚,熬湯實屬暴殄天物。 這晚飯局說起魚湯,飲食前輩方曉嵐提到她近來編書甚忙,索性買一款即食魚湯,她飲過讚不絕口。她推崇的「龍躉金湯」我也飲過(見圖),是真材實料用本地養殖的龍躉熬製,但大家都同意在家裏不可能熬出如此濃郁魚味,只有量產用上大量龍躉才有的效果。碰巧製造商在場,問明才知他們的用料比例是五十斤龍躉,熬出七十斤湯,怪不得飲完嘴唇有黏合感。

飲魚湯的另一奇緣在大師姐屋企,她並非以熱茶餅食招待,而是捧來一碗魚湯及一件小刺參。飲這碗魚湯時,心情忐忑,舌頭上所有味蕾細胞都緊急調動起來,因為大師姐問:「知道是甚麼魚熬出來的嗎?」天啊,海闊天空,甚麼魚都可以熬湯,點估?大師姐當然不會用下價魚,可以剔除大眼雞、梭羅等,於是調和呼吸,老僧入定般將心境平靜下來,然後開眼試一啖,合埋眼再試一啖,仔細品嚐,細心揣摩,腦袋不斷翻尋味道記憶配對。

說實話,未飲之前已打定輸數,沒有可能估到!也知道海咁大魚咁多,也不可能撞中。飲過幾啖,味道似曾相識,以不太肯定的語氣試探:「是紅丁嗎?」只見大師姐先瞪大眼,繼而眉開眼笑點頭。竟然用不常有的紅丁熬湯,無話可說!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