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 - 垂涎欲滴雞雜焗飯|好味大過天

科技大學王牌學系商管畢業後「不務正業」,毅然走入廚房拜師揸鑊鏟的張東正,這晚神神秘秘捧飯煲出來,以為他要我試某隻米的飯味,怎料打開煲蓋,熱騰騰的白煙冒上來,鼻子只索了兩下,一陣升仙感覺直衝「雲精」,久違多年的味道驟上心頭。 眼前竟然是住家式的雞雜焗飯(見圖)。

張東正跟名師學藝,小菜大菜之外,還專注於鮑參翅肚,苦心鑽研廚功,贏過大獎。此君終非池中物,近年自立門戶,既搞即食超厚花膠吉品鮑魚網購,也接辦私房菜。炮製名貴菜餚,最貴的是功夫與時間。

坦白說,為口奔馳的住家男人,搵食已夠忙了,那有時間花幾天做大菜,所以疫情下與長輩在家做節,便用他的即食厚花膠和鮑汁炆煮大花菇做重點主菜,老人家不費牙力也能消化。長輩還以為「食家」出手,所以特別好味,我故意含糊其辭,沒有明確說出底蘊。

這晚吃張兄私房菜,最上心反而是這煲雞雜焗飯。我對雞雜焗飯特別有感覺,小時母親間中做焗飯,有時是冬菇田雞,有時是焗雞飯。當煲飯煮起蝦眼水時,便把用鹽、酒、薑粒醃過的雞和雞雜放到飯面焗煮,打開飯煲蓋那陣攻上來的香味,令人吞口水。

早年都是母親在家殺雞拔毛,現在到雞檔揀好活雞,拿號碼牌,十多分鐘後返雞檔便可拿回拔光毛、掏空雞腔的光雞。問題是整副雞雜不知所終,須開口查問才給回你,但依然扣下雞腸,當然別再問那副雞雜是否屬於那隻雞。所以,幾十年未做過雞雜焗飯。這晚十足的家庭味道,勾起無盡回憶,也相當回味。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