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 - 冇芯的祖父江銀杏|好味大過天

外號「海鳴威」的大廚老友送來一盒銀杏,是他網購的日本貨,當然不會隨便視之為街市雜貨舖的一般貨色,盤算了如何一式兩吃:煲白粥和串燒。

既然是東瀛產物,一於來一煲白果白粥,為了貫徹哈日風,棄用泰國金鳳米,以日本秋田米細火煲起綿綿粥底,白果開邊分兩批放到粥內,先落的讓它徹底出味,後下的讓其僅僅熟,得以保留那丁點甘味逐粒細嚐。

奇怪是多年來吃的日本銀杏,都找不到中間那條苦不堪言的白果芯,是它天生無心?還是未發育成形?記得小時候凡要用白果煲湯、煲腐竹糖水或白粥,母親總把工夫交給我,用槌仔扑裂外殼,用刀尖除掉那層薄薄的外衣,然後順勢𠝹開白果剔走白果芯。「最毒白果芯!」據說整顆白果都含有微毒,但白果芯的毒素最多而且最苦。

這批銀杏僅帶輕微甘苦,好奇它產自何地,打電話問「海鳴威」,他沒好氣說:「盒上面寫明啊!」只怪自己眼大睇過龍,竟然不把「祖父江」三個漢字放在眼內,那不就是日本第一銀杏之鄉。

祖父江在愛知縣,十多年前往訪愛知世界博覽會,見識到大自然最賞心悅目的無邊秋色,那就是由多棵銀杏樹勾畫出來的。每年十一月至十二月中,這裏的銀杏樹葉褪變成金黃色,樹上樹下都滿目金黃,正是舉辦「銀杏祭」的黃金日子。當地人說,單單祖父江町便有逾萬棵銀杏樹,至少三分一的樹齡超過二百歲!有些人總偏見外國的月亮特別圓,但祖父江的人說他們銀杏是世上最圓的(見圖),略帶微甘但美味,我吃過,一點不假。五百克網購也要二百元,但物有所值。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