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漢廸 - 設虛擬資產中心 利建數碼經濟|玩物養志

在元宇宙這個完全由數碼化技術搭建的虛擬場景中,運行機制與現實社會既相似亦有根本上的區別,相似之處是元宇宙依然是由現實社會中的人參與和交互,而區別在於,數據成為了其中最基礎也是最核心的要素,數據既可以作為元宇宙中的生產要素,也是元宇宙社會經濟中不可或缺的量化準繩。作為生產要素的數據支撐着元宇宙的運行,而作為準繩的數據定義着元宇宙中虛擬數碼資產價值。

內地早在2020年就將數據定義為了第五類市場要素,而圍繞着該要素衍生出的市場化運行機制則於更早期就已經開始建設。根據內地媒體報道,經過了2015——2017年和2021年至今的兩個高峰期,目前由地方政府發起、主導或批覆的數據交易所已有39間,數據交易額也不斷提升。同時為了解決算力和數據區域分佈失衡的現狀,內地制定了「東數西算」的規劃,充份發揮西部能源優勢以及中東部的數據優勢,著手建立10個國家數據中心集群和8個算力樞紐節點,構建內地一體化大數據中心。

不過上述規劃始終圍繞的是作為生產要素的數據,定義虛擬資產價值的數碼貨幣機制,卻因為監管和合規性原因在內地推進緩慢。不過10月31日本港發佈的《有關香港虛擬資產發展的政策宣言》卻有望填補相關領域的空白。

內地的「十四五」提出香港要建設世界虛擬資產中心,並為此展開三個試驗計劃,發行NFT、發行政府代幣化綠色債券和推出數碼港元。發行NFT是為了解決資產上鏈數位化的問題,政府代幣化綠色債券則是將債券類傳統金融證券轉化為虛擬數碼資產,而數碼港元則是將貨幣完全數碼化,應用於線上和線下場景,並可以與數碼人民幣展開跨境支付試點,增加與內地經濟的關聯程度。

如果將這三板斧徹底執行下去,香港以及內地的金融生態和運行都將更為數碼化。對於香港來說,虛擬資產金融中心與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相疊加,金融方面的優勢將更為鞏固。

而對於元宇宙領域來說,香港可以成為虛擬數碼資產的相關市場運行機制的優質試驗田,有利於用更穩妥的方式探索出完善的元宇宙經濟運行機制。
中手游聯合創始人、執行董事兼副董事長
冼漢廸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