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金解碼——30年變遷美股牛氣沖天 八七股災夢魘?

        「八七股災」於上周四步入30周年,勾起部份投資者對美股爆煲的憂慮。但重量級金融專家認為,當前美股雖貴且遲遲未有調整,但時移勢易,歷史不見得一定會重演。

        美股杜指在1987年10月19日,一天內暴跌23%,寫下史上單日最大跌幅,史稱「黑色星期一」(Black Monday)。當時美股估值偏高,債券息率高企,「逢低買入(Buy-on-dips)」主導市場心理,加上市場流通性較低,大市步入調整後一發不可收拾。

  諷刺的是,一種所謂的「資金組合保險產品」(Portfolio insurance products,在大市下跌時自動沽售美股指數期貨的對沖程式盤)盛行,當時反而大大加劇了美股跌勢。

估值睇齊大蕭條科技狂潮

  撫今追昔,現在與30年前比較雖然有諸多相似之處。首先,現時美股估值不比30年前便宜。現任教於耶魯大學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席勒(Robert Shiller)認為,以「經周期調整後市盈率」(CAPE,經過通脹調整後的過去10年平均盈利,與經過通脹調整的股價之比)估算,目前美股CAPE約為31倍,此水平過往只出現兩次,分別是1929年以及1997至2002年間,即大蕭條和科網狂潮時代。

  再者,「八七股災」前市場盛行以Portfolio insurance作為對沖工具,引發軒然大波,加劇大市跌勢。如今市場交易工具的複雜性和自動化程度比當年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當年和今日都有個共通點,就是新金融工具未經過真正市場危機的試練。

  以股票交易所基金(ETF)為例,目前控制資產已超過4萬億美元,對美股交易日益舉足輕重。特別是當有關ETF與一系列流動性較低的股票掛鈎,一旦調整來臨時,勢將加劇市場跌勢。

  儘管席勒同意現時美股已太貴,但他認為大跌市未必會很快來臨。他解釋,當前造成美股屢創新高的原因,一方面是投資者仍然憧憬美國總統特朗普將推出削減公司稅等親商界措施,即「特朗普效應」仍在;另一方面,年輕投資者對FANGs和科技股趨之若鶩,不想錯過語音識別軟件、翻譯程式、無人駕駛車等領域的掘金機會,而這因素至今仍未消失。

席勒:「特朗普效應」未消

  高盛上周三發表報告預測,特朗普政府的稅務改革有65%機會在明年首季獲國會通過,屆時標普指數有力由上周的2560點左右,升至2650點的新高。

  除了席勒提到的因素,美股分析師補充,上述「社會環境轉變」還包括:87年市場訊息遠沒有現時發達,美股市場在「股災」當日開市後,承接此前亞洲和歐洲股市的餘震,猝不及防;但如今投資者對全球各地市場發生的大事,即時瞭如指掌,可以很快就消化。

停板機制可緩和「災情」

  另外,與目前通脹長期低企、聯儲局長期維持超低息不同,「八七股災」前夕美國聯儲局貨幣政策偏緊,令30年美國國庫債券息率高達雙位數,也是導致大跌市的成因之一。誠如「股災」前兩周基金公司BMO創辦人格蘭瑟姆所說:「賣出美股,買入10.3厘息率的債券,簡直是免費午餐!」換句話說,現時美國債券回報之低,已難以像當年一樣,抽走股市資金流入債市。

  美股市場如今已引入在股價急跌時停板機制(Circuit Breakers):例如標普指數若出現7%跌幅,市場須中止交易15分鐘;若之後累跌13%,則須再度停市;其後跌幅倘達兩成,則當天餘下時間全日停市。在此機制之下,「八七股災」式的跌市幅度,不輕易再現。

財金解碼 本報記者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