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金解碼——留意環境社會管治水平 聯博:美最具增長潛力

        環球股票市場近月經歷連番震盪,但在美國聯儲局及財政部持續推出龐大的財政及貨幣措施救市,令市場的負面情緒稍為緩和。聯博資深投資策略師及亞洲業務發展股票投資主管王耀維對後市的看法樂觀,認為目前最具增長潛力的機會位於美國,著眼於行業內處於領導地位、管理能力卓越以及增長率可觀的公司,並留意其ESG水平,有助獲得可持續的回報。         記者 梁宇碩

        王耀維指出,不少公司在今年第一季應對經濟停擺所帶來的初始影響及諸多不確定因素,當中包括經濟停擺的持續時間、隔離措施放寬後經濟恢復正常的速度,以及收入減少和需求下降的影響,大部份均選擇撤銷盈利預測或指引。

  然而,聯博表明雖不會忽視各大公司所面對的短期挑戰,但仍偏向專注於市場的長期前景與發展,相信可把握目前的波動性,堅持估值準則,從而提高組合內的回報。經歷疫情危機。王耀維表明已意識到評估疫情對長期造成的第二級影響及受益股的重要性,認為醫療護理板塊通常在類似危機中受益,但卻表明並非板塊內的所有企業均會受惠。如醫療機構會因疫情蔓延而暫停對病患者進行非緊急服務,令醫療儀器公司可能在短期內受到負面影響。

醫護板塊危機中受益

  至於非必需消費品方面,王耀維強調由於消費者於隔離期間改變購物習慣,看好擁有強勁電子商務平台的零售公司能夠抵銷因關閉實體店舖以至失去店內消費額的影響,認為該類企業能通過線上銷售渠道在行業競爭中處於更有利的位置。他建議投資者宜持續注視疫情因素對新舊零售板塊的影響。

  聯繫緊密的環球供應鏈協助不少公司減低製造成本,但是次公共衛生危機亦影響物流運輸領域的正常運作,連帶為供應鏈帶來衝擊。聯博建議投資者在該板塊作出配置前,要先了解供應鏈中斷對企業資本開支的變化、公司在工業自動化的發展步伐及其有否把供應鏈分散至全球不同地區等因素。

  隨著不少公司被逼容許員工遙距工作,王耀維指現時開始看見已投資於科技及缺乏相關基礎設施的公司之間具有分野。對於已成功實施在家工作政策的公司,這意味着減少面對面進行溝通及增加視像會議,甚至在疫情過後採取寬鬆的在家工作政策能維持。至於未投資於科技應用的公司,為了急起追回相關進度,可能會刺激企業增加在資訊科技的開支,不利其發展走向。

ESG有利抵禦疫情衝擊

  另外,王耀維强調,聯博注重於各種環境下識別、了解及投資於具有優秀業務模式的企業,並通過將ESG因素納入投資流程,加深對持續發展及變化的問題的理解,識別潛在的風險和機遇,以及促進與公司的緊密互動,以確保投資流程與長期投資前景保持一致。他指要完全評估企業業務模式的穩健程度,除財務報表外,投資者必須了解企業文化,以及環境、社會及管治(ESG)措施。王耀維舉例說,一間美國支付平台商曾為所有僱員進行薪金壓力測試,確保公司所支付的薪金符合員工需求。該公司還設立僱員援助基金,以供受僱超過三個月的員工作應急之用。他欣賞有關善待僱員的做法,認為企業在承壓期間支持重要持份者的做法,有利集團處於有利位置,抵禦疫情衝擊。

盈利增長勝平均預期 可關注美股龍頭

  投資者憂慮難以從波動市況中作出有效部署。王耀維分享聯博-美國增長基金的投資策略,為有意投資美股的本港投資者作為參考。

  在3月市場處於黯淡時,聯博積極買入股票及減少現金持倉,而當4月股市回升時,則有選擇性地沽出股票。王耀維指出被賣出的股票可分為兩類。第一類的股票是公司有能力抵禦目前的壓力,但因他對其溢價持謹慎態度,故先行沽售;第二類的股票則是在面對異常的基本因素及市場遇上壓力時,令團隊失去信心的企業。

  他表示,市況波動其實可以令投資策略變得非常清晰,基金團隊亦會每日檢視股票持倉,以主動型管理模式來持續優化基金組合。聯博使用自下而上的研究方式,而從這次危機可見,深入了解組合內公司表現優秀及業務穩健的原因、管理層如何運用盈利進行投資以保持優勢等因素,有助識別有能力實現持續業務增長的公司。

  他建議投資者可關注美股中各行業的領導公司,認為他們擁有卓越的業務模式、優秀的管理團隊,以及盈利增長高於平均預期。



收益率曲線控制更精準

  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發佈的即時統計數據顯示,截至6月19日,全球新冠肺炎累計確診近850萬個,累計死亡已經超過45萬。為了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造成的衝擊,聯儲局又針對債券市場祭出「收益率曲線控制(YCC)」這一工具。與量化寬鬆QE一樣,都是涉及債券的購買,但收益率曲線控制關注的重點並非債券的購買量,而是債券的價格。

  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聯儲局就已經開始積累利率掛鈎的經驗。當時美國聯邦政府需要大量舉債來為戰爭支出融資。但是,這為利率的飆升埋下了風險的種子,令聯儲局債務負擔愈來愈重。 所以為了應對債務問題,從1942年到大約1947年,聯儲局通過購買收益率超過特定目標利率的任何政府債券,成功地降低了政府的借貸成本。所以政府是能夠通過購買相對少量的債券來實現其目標。另外,日本央行從2016年末從QE政策轉變為收益率曲線控制政策目的在於將10年期日本政府債券的收益率固定在0%來刺激日本經濟。只要日本國債的收益率超過目標範圍,日本央行就會購買債券來將收益率推低。截至2020年,日本央行只購買了約6萬億日圓的政府債券。所以經驗表明,有效的YCC政策比基於數量的資產購買計劃更具可持續性。

債券自由市場暫時被犧牲

  通過QE央行會宣佈一個特定數量的國債的購買,但債價和債息反比關係會讓大量購買債券的央行面對債價被推高的同時導致長期利率的下降。但YCC通過錨定一個目標價格,向市場傳達將購買市場供給的任意數量的債券, 一旦債券市場消化了央行傳達的價格,目標價格就等於市場價格。所以YCC較為吸引的一點是如果投資者相信聯儲局將堅持錨定住,聯儲局就可以在不大幅擴大資產負債表的情況下實現較低的利率。一但聯儲局將中期利率固定在較低水平,那麼將有助於經濟在衰退之後更快的復甦因為低利率的國債可以令抵押貸款,汽車貸款,企業債券的利率更低,以及股票價格更高,從而帶動企業和家庭的消費投資。

  但收益率曲線控制政策的主要風險在於央行的信用有被損害的風險。在央行承諾錨定目標價格的同時,意味着同時也在冒着高通脹的風險,尤其是現在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已經創新高突破7萬億美元的情況下。另一方面,雖然收益率曲線的優勢是資產負債表擴張規模可能小於QE,但量化寬鬆的潛在風險也適用收益率曲線控制政策,都要求是聯儲局在目前的資產負債表上增加購買。雖然聯儲局還沒有決定是否採用YCC這個政策選項,但從另一角度來看這也是聯儲局工具箱中一個可用來救市的工具,所以短期不要和聯儲局作對為上策。

  (讀者請注意基金價格可升亦可跌。本文意見只供參考,文內基金買賣策略亦只是模擬,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東驥基金及東驥基金管理的基金組合,有可能持有文中提及的基金。)

財金解碼 本報記者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