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聲集——關稅大棒損人損己

  中國商務部上周四宣佈,副總理兼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於周一至周三(13至15日)率團訪問華盛頓,並與美方簽署首階段貿易協議。這不僅代表纏繞中美兩國超過一年的貿易戰將階段性休戰,同時兩國亦會兌現撤回加徵關稅承諾。對於中國、美國及本港出入口商來說,絕對是一個好消息。特朗普正面對大選、彈劾,以及近日來自伊朗的軍事壓力,一份具份量的貿易協議,有助他緩和國內外政治壓力,有利爭取選民支持。

  雖然現在還不知道中美何時會進行第二階段貿易談判,以及特朗普會否再以「極限施壓」方式操弄談判,為自己選情造勢,但有愈來愈多數據顯示,美國企業和消費者正為特朗普關稅政策「埋單」。顯然,美國並未在貿易戰中,如特朗普宣稱般「再次強大」,反而因四處揮舞「關稅大棒」,逐漸被其他貿易夥伴孤立。

  傳統貿易理論認為,提高關稅便可令外國企業降低產品價格,以抵銷關稅所造成的成本上升問題。不過,紐約聯儲銀行、哥倫比亞大學及普林斯頓大學聯合研究發現,2018年6月至2019年9月美國進口數據顯示,進口中國商品價格僅下跌約2%左右,與全球貿易放緩導致的價格跌幅基本相同。

成本轉嫁美消費者

  這不但意味特朗普的關稅政策,未對中國商品價格造成重大影響,同時美國企業和消費者承擔大部份因加徵關稅而上升的製造成本。研究預計,若未來由中美貿易戰產生的關稅,繼續由美國消費者承擔,每戶美國家庭一年的平均開支會增加831美元,相當於對美國造成1060億美元經濟損失。

  事實上,特朗普對歐盟、韓國和日本等國家鋼材加徵的關稅,對保護美國本土鋼鐵產業作用不大,反因亂增關稅,而令歐盟等國重新審視其貿易政策,降低對美國依賴,導致美國企業利益受損。美國鋼鐵公司在去年12月時宣佈,關閉底特津的大型鋼鐵工廠,並裁員超過1500人。

  反觀中國一方面與特朗普周旋,見招拆招,另一方面通過加快市場開放速度及刺激內需力度,化解加徵關稅對經濟造成的影響。由此可見,不諳國際貿易規則的特朗普,未來還想利用關稅手段,向中國進行「極限施壓」,受到最大傷害的,仍將是美國企業及民眾。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