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聲集——撤港特殊待遇唬不了人

  全國人大上周四表決通過「港版國安法」的立法決定,美國總統特朗普隨即於翌日針對事件舉行記者會,聲稱中國政府在香港推行「港版國安法」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並表示美國將會取消對香港實施的獨立關稅區等特殊貿易地位,還會制裁削弱香港自治的官員。惟從各項貿易數據和工商界人士的反應來看,即使美國不再將香港視為獨立關稅區,對香港整體經濟的影響根本微乎其微,亦難以動搖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反而是美資企業及美國貿易會蒙受巨大損失。

  首先,香港能夠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是建基於完善的金融體系、會計服務、法律制度,以及與國際接軌的行政體制。這是一個複雜且需要多年時間建立的運作系統,不會僅僅因美國取消獨立關稅區而馬上消失。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指出,自兩年前中美經貿摩擦開始,特區政府已作出研判,預料未來可能影響到香港金融安全,因此已為不利局面做足兩年準備;加上有國家作為後盾,相信香港有能力應對任何金融挑戰,而世界經濟中心從西向東轉移的大趨勢,亦已不可逆轉。

  同時,香港一直是美國賺取貿易順差的最大來源地。據統計數字顯示,2018年美國在香港賺取了約338億美元貿易順差,2019年賺取268億美元貿易順差。過去十年間,美國累計在香港賺取了近30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反觀香港本土生產並出口到美國市場銷售的貨物,只佔香港本地製造業的不到2%,僅約37億港幣,不到香港總出口量的0.1%。由此可見,若香港對美特殊貿易地位有變,美國的損失必比香港大得多。

  有從事電子業的朋友向筆者透露,自從美國挑起對華貿易戰後,業內人士已經改變了銷售策略,逐步減少對美國市場的依賴。現時就算只依靠內地及東盟地區的市場,已可以抵消美國業務減少所帶來的衝擊。因此,工商界普遍不太憂慮特朗普推出的制裁措施。

  其實,美國不少大企業一直在香港享有進入內地和東南亞市場的便利,若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發生改變,最受傷害的肯定是這些美企。而且,經過大半年的暴亂不止,一旦有了「港版國安法」,到底對恢復香港社會穩定及營商環境是利是弊,相信所有在港的外國企業人員都心裏有數,當中自然包括在港美企。失道寡助,特朗普說要制裁香港,已唬不了人。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