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聲集——社會撕裂大家「攬炒」

  在一年時間裏,可以完成建造的大型基建可能不多,但一年時間足以破壞很多東西,就算是百年基業,亦可能會被破壞殆盡。去年的六月十二日原本是《逃犯(修訂)條例草案》恢復二讀的日子,但出現在全港市民面前的,卻是一場佔領和衝擊立法會行動,也引發之後持續一年的社會事件,導致香港建設多年的社會面貌變得不再一樣,市民大眾的生活亦變得惶恐不安。

  特首林鄭月娥近日出席行政會議前表示,過去一年香港經歷的困難,大家都有目共睹,亦由於這些嚴峻局面,令到今日要處理這些工作。香港承受不起這些亂局,尤其是面對因為疫情而引發的全球經濟大衰退,更需要一個穩定的環境,讓我們的市民可以回復正常生活,這是大家經歷十二個月的共同願望。

  惟部份「攬炒派」及泛民主派人士,不顧疫情防控需要及「限聚令」,舉行一連串「抗爭紀念日活動」。不但於周二在多區聚眾,還意圖組織更多「流水式遊行」、「罷工罷課」及「公投」行動,令近期社會事件有重現跡象。

  一組組統計數字已反映出,在社會事件及新冠疫情夾擊下,香港各方面遭受重創。去年二月至四月本港失業率僅百分之二點八,到今年失業率已飆升至百分之五點二,創逾十年新高。

  更令人憂慮的是,暴力行徑使社會進一步撕裂,過去香港賴以成功的多元、包容等核心價值,正被示威者的暴力行為一點點摧毀。年輕人的價值觀被扭曲,令香港犯罪年輕化。據警方透露,去年六月至今年五月,有超過三千六百名學生,因參與示威活動而被捕,其中有逾四成人為十八歲以下人士,一名十二歲的小六男生更因多次參加活動,而四次被拘捕。一名幼童能對社會有多大的怨氣和不滿,若不是被人慫恿,怎會成為「慣犯」,淪為人家的「政治祭品」。

  但是,一眾示威者仍將他們的暴力行為英雄化、浪漫化,更將「六一二」非法佔領和衝擊行為,說成「抗爭運動重要的原爆點」,企圖推動更多入世未深的年輕人走出來,參與「違法達義」和「公民抗命」行動。須知道,參加違法之事永遠不可能「達義」,隨便破壞社會法治,只會令社會愈來愈不穩定,到頭來累及全港市民同吃苦果。筆者希望年輕人可以「停一停,想一想」,生活在動盪的社會,對自己及家人真的有益嗎?或者在若干年後你們回望今日所做之事,會感到汗顏。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