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聲集——中美關係進緩衝期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1月27日舉行宣誓就職儀式,並在同日的首次新聞發布上回答記者提問時說:「美中關係可以說是未來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中美作為當今全球兩大經濟體,兩者關係的任何變化,引起的波動都無遠弗屆。但目前看來,拜登上任似乎並未如前任特朗普般,選擇馬上與中國針鋒相對。

  筆者認為,這一來當然是因為美國國內現正發生着更為緊逼的矛盾,拜登需要優先着手處理。他在就職後需要馬不停蹄地收拾眾多前任政府留下的「爛攤子」,簽署了一系列的行政命令,包括重新加入應對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停止美國退出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程序、處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以「購買美國貨」振興經濟、反對種族歧視等。

  二來,拜登作為一位溫和、理性的政治家,習慣上採取相對傳統、保守的政治手段,對華態度暫時不會尋求相互挑釁,反而會先暫退一步,再逐步讓雙方在可預測、透明的前提下重回正常交往。

  第三,長期對立對美經濟並無好處。上任政府堅持與中國打的關稅貿易戰,並非如特朗普所說的「佔盡上風」。截至去年11月,美國對中貿易逆差非但不降,反升至2870億美元,創十年新高。拜登政府的財長耶倫亦多次表態反對與中國打貿易戰、科技戰,支持良性競爭,而非彼此割裂和脫鈎。根據牛津經濟研究院的一份中美貿易研究報告顯示,若關稅和貿易緊張局勢有所緩和,2025年美國實際GDP增加1600億美元,增加14.5萬個就業崗位;相反,若兩國緊張局勢有所升級,將導致美在2022年減少73.2萬個崗位,2025年再減少32萬個,未來5年美國實際GDP增長可能會減少1.6萬億美元。

  最後,亦是最重要的一點,是中美作為當今兩大經濟體,在氣候、抗疫等多個領域上的國際合作,符合兩國乃至全球利益。拜登政府普遍奉行多邊主義,在重新回到全球合作的過程中,美國繞不開與中國進行和平理性的談判與磋商,尤其針對伊朗、俄羅斯及朝鮮的軍事議題方面,美必須尋求與華達成共識。若中美無法找到共同點,世界就有可能分裂為兩大競爭集團,不利於任何問題的改善及全球的發展進步。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