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聲集——從貨運熱潮看中歐班列

  三月二十三日,一艘長榮(Evergreen)巨型貨船在蘇伊士運河新航道擱淺,以至全球最繁忙的海上貿易路線之一航道受阻,刺激國際油價一度上漲,情況或須持續數日才能恢復,引起全球關注。

  去年由於疫情影響,上半年航運業受到巨大衝擊。然而隨著全球經濟體在第二、第三季復工復產,導致企業生產及居民消費回升。此時航空公司班次減少,導致載貨數量少,加上工人開工不足,造成一櫃難求局面出現,貨物運輸費較以往急升三至十倍不等,例如香港運往歐洲的貨櫃,以往一千美元的運輸費就暴漲至一萬美元。

  在「一櫃難求」情況下,航運股亦多有受惠。自去年下半年開始,航運三雄長榮、陽明、萬海股價水漲船高,其中陽明從二月以來,股價從最低位的十八元拉升,高見三十六點五元,漲幅逾九成。

  航運熱除了造福行業股之外,較少人留意到的,是因此而受惠的國際陸路運輸業,尤其是以往被視為「冷灶王」的中歐班列。在傳統國際運輸業中,空運是高增值貨物首選,雖然價格高但時效短,保證高速流通;而普通貨物會選擇容量大、價格低的海運。去年中歐班列開出一萬二千四百班次,按年上漲約百分之二十五,貨物量亦大增百分之五十四,倉位及貨櫃價格,都比疫情前上漲一至兩倍。

  其實除了疫情關係,中歐班列競爭力亦在逐年攀升。中歐班列在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白俄羅斯的過境走廊上的車速,從二○一七年每日八百五十公里,提升到去年的每日一千一百公里,整體貨物交付時間縮短一日。而且由於回程貨物量亦隨年增加,運費與傳統海運費用之間差距在不斷縮小,目前只是海運費用的一點六五倍左右。

  除了為國際貿易提供一個相對高效、價格低廉的運輸途徑之外,中歐班列更有助於打開沿途新興市場。中亞、西亞、東歐等處於相對封閉的內陸地區,沿途各國發展受到出海口制約。中歐班列不但打通沿途國家的貿易交流,更為他們提供陸路接海運的靈活選項,以走向更廣闊的國際市場,中歐班列的發展潛力不可小覷。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