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聲集——互聯網反壟斷成全球共識

  4月10日,中國市場監管總局指控阿里巴巴違反《反壟斷法》,對其罰款182.28億元人民幣,為中國歷來同類案件中最高罰款。

  互聯網平台的壟斷是怎樣形成的呢?互聯網企業首先靠吸引用戶注意力爭取用戶、再通過提供免費的平台使用體驗留住用戶,在形成了規模效應之後,用戶對平台產生高度依賴性,並隨着用戶群的壯大,平台的核心競爭力相應增強,在市場上就擁有愈多「話事權」,讓用戶及競爭對手都需要遵守該平台的規定,形成壟斷。

  以本次阿里巴巴「二選一」事件為例,集團逼迫進駐天貓的品牌不得在京東及拼多多等平台開設旗艦店或參與促銷活動,造成競爭平台失利之餘,進駐的商家減少了銷售渠道,而消費者亦無法在多元平台上自由選擇商品。而不少商家亦反映在淘寶上的商品排名、參與雙十一活動的條款等方面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對互聯網公司的反壟斷罰款其實還有很多案例,在歐盟、澳洲、美國等地,互聯網巨頭Google、微軟、facebook等都曾多次被處罰,2017年至2019年3年期間,歐盟就針對Google開出了共82.5億歐元的罰單。

AI大數據助壟斷

  最近一年,針對互聯網企業的反壟斷調查聲勢日益浩大。因為5G、AI、大數據技術的成熟,全球進入物聯網時代。互聯網巨頭可透過其龐大的用戶群收集數據,用於開發進入不同市場。因此,我們可以看見這些公司體量愈來愈大,逐漸延伸到物流、VR、金融等多個領域,進一步形成跨市場壟斷。在這種市場環境之下,經濟無法得到健康發展,科創初創企業在市場上失去了生存空間,讓整體科技產業無法向良性發展。

  去年10月,馬雲曾因一句「中國金融沒有系統性風險因為沒有系統」,引發了大眾對國家市場制度規範化的關注。在過去中國政府針對數字經濟產業採取比較包容的政策,因其創造力能為經濟提供巨大的動力、為人們帶來便捷的生活模式。而當互聯網壟斷乃至跨市場壟斷形成,對行業及消費者形成了約束力,甚至阻礙了其他新興產業或企業的發展,規範化的市場環境才可「撥亂反正」。

  為確保公平、自由、良好的營商環境,去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要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本次罰金雖然只佔阿里巴巴去年總營業額的4%,警示大於懲罰,但是亦是國家下定決心改善整體市場經濟環境的體現。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