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聲集——效率決定政策成效

  日前美國總統拜登公佈一份二點三萬億美元基礎設施計劃,提出要全面重建和現代化美國的基建,包括橋樑道路修繕、清潔飲用水、更新電網及寬頻網絡、修繕住宅及商業建築等,創造數百萬個就業機會,以加強國家競爭力,從而應付中國崛起。

  縱觀歷史,每當美國遇到重大發展困境之時,總統大力動用政府力量投入基礎設施建設、改善生活環境、創造就業機會,都有「前車之鑑」。一九二九年,於經濟大蕭條打擊下,羅斯福總統的「新政」就大興基建,開建二十萬個工程、修建一萬個機場、賓州收費公路及田納西河流工程,直接提供四百萬個職位及刺激消費。於二戰結束後,美國經濟開始衰退,艾森豪威爾總統任內提出「千億美元」高速公路構想,開始美國第二次大規模基建,共修建六點八萬公里的州際高速公路,貢獻兩成GDP增長,維持美國近四十年經濟的持續發展。

  面對疫情打擊,美國經濟仍未全面恢復,美國國內就業形式仍然嚴峻,尤其是疫情期間造成的不可逆的結構性失業,亦有待解決。在此環境之下,拜登期望以公共投資創造大量工作機會並促進經濟增長、大量投資於修建老舊不堪的基礎設施,以對抗氣候變遷,是理所當然的決策。

  然而若想政策得以順利實施,施工效率及行政效率都需要提高,以確保其對經濟的積極作用是及時、有效的。根據美國的土木工程師協會評估,因美國長年對基建缺乏投資,只佔GDP的百分之二點五,基建水平只有C-。

  在行政審批方面,拜登政府不但面對在野黨有可能提出的阻撓,更要面對民間其他團體可能提出的反對意見。以二○○五年通過的加州高鐵為例,經過選址、環境評估、居民意見諮詢等,成本不斷加碼,預計到二○二九年才可完成第一階段路線,二○三三年全線通車。

  由此可見,即使是德政,拖延實施亦會導致效果大打折扣,甚至支出大幅增加。港府在這方面亦要引以為戒,在行政班子提出利民政策後,有關部門需要提高行政效率、減少不必要的「繁文縟節」,以五千元電子消費券為例,若能以更直接、方便的方式為基層解決燃眉之急,才可達到政策修訂者的惠民初衷。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