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聲集——中美關稅有望取消

  繼上周四(五月二十七日)與美國貿易代表戴琦通話後,本周二(六月二日)中國副總理劉鶴再次與美國財政部長耶倫進行視像通話,談及中美貿易問題,似乎正為重啟雙方的貿易談判作舖墊。

  筆者認為,中美貿易協議的第二階段談判,涉及中國取消對國企進行補貼改革,無法一蹴而就,因此短期談判不會有太大突破,或會持續停留在雙方互表立場的「坦承、務實、建設性的交流」。然而針對中方早已提出的「取消所有關稅」的談判底線,在今年內或有轉機。

  其實中美貿易戰一直以來對中方出口傷害性並不高,絕大部份額外成本都由美國進口商承擔,最終轉嫁至美國消費者身上。今年第一季中美貿易額按年增長百分之七十三點一,其中美國從中國進口增長百分之七十四點七,對中國出口則增長百分之六十九點二,較二○一八年中美貿易戰前一季進出口貿易額,分別增長百分之十九點三和十一點七。在新冠疫情和中美貿易戰雙重壓力下,雙方貿易不但從未停止,而且更持續增長。

  在拜登尚未當選之際,他就曾經公開批評過特朗普,以加關稅發動貿易戰的做法,認為加關稅對美國並無好處,並一度稱上任後將會取消關稅。然而由於美國兩黨,都以「抗中」為統一政治主張,拜登若撤對華關稅有「示弱」之嫌,因此初步保留關稅,留作日後談判籌碼之一。

  但現階段為何是撤銷中美關稅的契機呢?原因是由於通貨膨脹。根據美國最新公佈的數字,整體消費物價指數於四月按年增加百分之四點二,是自二○○八年九月以來最高;扣除食品及能源價格的核心通脹亦升至百分之三,是自二○○六年以來最高。雖然目前物價上升受短期因素影響,尚未達到真正通貨膨脹。但隨著紓困政策效應逐漸減退,失業率仍然處於高位,一般家庭的生活壓力亦隨著物價上升。在現階段解除對華關稅,眾多中國製造的生活所需品價格將會下跌,效果立竿見影。

  另一個原因則是對股市穩定,在「大水漫貫」的充裕資金環境之下,美股的泡沫化讓整體市場容易受到消息面資訊影響,一些加息、縮表、加稅等的利空政策風聲一出,股市即時大挫。若然取消中美關稅,將會利好部份中概股及在中美之間進行貿易的股份。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