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聲集——中美從貿易鬥到科技

  美國參議院早前通過總值二千五百億美元的《美國創新及競爭法案》,以加強美國科技創新能力,應對與中國等對手競爭。這是拜登上任以來繼疫情紓困計劃之後,又一個讓民主、共和兩黨達成高度共識的法案,可見「如何贏得與中國的競爭」,是當前美國的最優先考量。

  筆者認為,從昨晚公佈的五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數據,可見聯儲局(FED)仍然處於持續的高通脹壓力之下,在通脹、高失業率及穩定股市這三個因素影響下,現階段是美方撤銷中美關稅、中美貿易談判取得新突破的絕佳契機。中美之間將會從貿易及關稅上的對抗,轉為針對固定企業、行業的精準競爭。



  若拜登在當前的政治環境下,主動撤銷對華關稅,似乎又會被在野黨批評向中國「示弱」。因此拜登延續上任美國總統特朗普曾簽署的行政命令,限制美國人購買被認為是供應或支持中國軍事和安全機構的中國公司股份,並進一步將「對華投資黑名單」從四十八間擴大至五十九間。

  本次擴大這份黑名單,一來是表達對華強硬態度,順應美國國內民意;二來進一步減少科技及軍事技術交流,遏止中方在這些方面發展;三來亦增加未來在中美貿易談判之間的籌碼。

  在這份名單中,無論企業的技術目前是否作為民用,只要被美國政府視為有機會在過去或未來作為軍事用途,就會被列入其中,例如在5G領域領先的華為、主要研發人臉識別技術的海康威視等。

  更值得留意的是,這項將於八月二日生效的禁令,不但影響機構投資者及企業,個人投資者亦在受限範圍內,所有在美國金融市場內涉及黑名單企業的投資組合、股票,都需要在一年內撤資。於一九九六年簽定的《瓦聖納協議》,是對傳統武器及軍商兩用貨品的多邊出口管制,拜登這一舉措基本上等於投資界別的瓦聖納協議。

  中方面對美國的科技制裁,已經作出第一個回應——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在昨日表決通過《反外國制裁法》,以立法形式確保內地企業在未來受到不公平圍堵、制裁時的支援保障。相信在未來中美雙方的科技戰將會愈演愈烈,在互相對抗的同時,亦共同促進世界科技的進步。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