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聲集——美警告對港影響有限

  日前,美國政府就香港的商業風險發出警告,提醒在港營運的美國企業須警惕香港在實施《國安法》後面臨的風險,企業的僱員及數據都會,同一時間,華盛頓亦宣佈制裁七名官員。

  消息一出,不少人擔憂將有不少外資會選擇撤出香港,從而對香港的外來投資前景不看好,甚至認為會對香港整體經濟及金融市場造成深遠的負面影響。然而,筆者認為本次警告其實對香港能夠造成的影響有限。

  首先,本次警告並未上升到立法層面。在針對新疆問題上,美參議院近日通過一項《維吾爾強迫勞動預防法》法案,雖然法案仍需要眾議院的通過和總統簽署後才能成為法律,但卻顯示美國政府對新疆問題鍥而不捨的「堅持」。反觀本次對香港的警告,卻只是對企業的提醒而非強制命令,而制裁行為亦只是針對個人而非地區或企業。

港擁獨特營商優勢難取代

  其次,跨國企業的決策除了受到母國政策的影響,更受到投資目的地的相關政策牽制。美國企業此時其實更為在意的,是中國政府將會以甚麼方法回應美國的警告,例如因應美國制裁的反制裁、數據披露風險及資訊自由流通度等,這些才在實質上對企業的營運產生影響。因此最後是否在港投資,是企業自身衡量利益過後的決定,並非美國的一個警告便能輕易動搖。

  最核心的原因,還是在於香港乃至整個中國的投資前景有增無減。 《香港國安法》實施後,社會基本恢復穩定,為外商投資者帶來更加安全的營商環境,包括美商。過去一年,香港及美國之間的貿易額增加,而去年1至9月本港外來直接投資流入量多達5820億港元。

  香港美國商會就發出聲明回應美國的警告,指香港仍然是中西方貿易、金融流動中的重要橋樑。金發局董事會成員亦認為,金融機構仍然非常投入,香港的未來是非常具保障的。

  筆者一向認為,香港擁有一系列獨特的優勢,包括低稅率、自由度大,進口關稅和批文便利,沒有外匯管制,貿易自由度高,沒有政府企業的競爭,更有健全的法治制度及高度廉潔水平,這些優勢是無法輕易被取代的。目前美國針對香港的警告,只是中美競爭下,美方的一個表達姿態的動作,相信日後在雙方逐漸回到正常經貿關係的軌道上,香港便不會受到這種「無妄之災」。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