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聲集——奧運經濟有待轉型

  經過五年等待在從未停息的質疑聲中召開的東京奧運會,是近來受全球關注的重點,香港代表隊的健兒亦在本屆奧運會取得不菲成績,讓全港都為他們喝采。但隨著本屆奧運會步入尾聲,審視本屆奧運對日本的影響時,在經濟方面仍必須大打折扣。

  最重要因素當然是受新冠疫情影響,首先在日本疫苗按種率未達到群體免疫水平,以及疫情不斷反覆下,有小部份頂級運動員不會以自身職業生涯為代價,冒險參加本屆奧運,因此讓某些比賽觀賞度有所下降。此外,因不開放公眾入場觀看,讓門票這一主要收入之一直接歸零;而當地居民對新冠疫情關心,普遍高於對奧運的關注,甚至一直存在強烈的反對舉辦聲音,讓贊助商亦「望而卻步」,不敢輕易對奧運傾注過多成本投放廣告。

  其次,綜觀二十一世紀的五屆夏日奧運,舉辦國在舉辦當年的GDP都表現得未如理想,本次東京奧運的損失更是難以估量。二○一七年,東京都政府月份曾發表效果預測,認為二○一三年至二○三○年期間,奧運會將帶動東京都增收二十萬億日圓,給日本全國帶來經濟效益超過三十二萬億日圓。但上月東京都再次發表新版奧運評價,卻對後奧運時代的經濟效果避而不談。

  第三,舉辦奧運會的成本在過去二十年飛漲,一九九六年舉行的亞特蘭大奧運會預算成本是十二億美元,最終花費三十六億美元;二○○八年的北京奧運預算為二百億美元,最終花費四百五十億美元;二○一六年的里約奧運會在預算四十六億美元的情況下,實際花費一百三十一億美元。本屆東京奧運會最初預算是一百三十億美元,但延期後預算增加至一百四十九億美元,而最終實際花費可預期絕對在這個數字之上。

  最後人類生活的轉變,亦讓奧運這種賽程長、賽制複雜的大型運動會關注度下降。隨著直播觀看方式正逐漸轉向串流媒體,愈來愈少電視台願意花費高昂的價格購買轉播權。現代生活的娛樂多樣化,讓關注奧運賽事的人亦逐漸減少,街頭文化、電競等的興起在年輕人群體中受到歡迎,雖然本次奧運已經加入滑板,下屆奧運亦已經納入街舞比賽,但在年輕受眾中最熱門的電競比賽,尚未能成功被列入奧運比賽項目。

  如日後舉辦國希望能通過奧運獲取經濟效益,亦必須要把握更多觀眾興趣,賦予奧運更多生機活力,吸引更多關注。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