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聲集——再工業化任重道遠

  特首在《施政報告》中表示,「政府會持續從基建、人才、資金、技術及科研五大方面推動『再工業化』,令我們的產值鏈更為完備及經濟更為多元。

  香港是全球服務業主導程度最高的經濟體之一,服務業佔據本港GDP的百分之九十三,無論是專業服務、會議展覽、設計推廣、影視娛樂、金融服務等多個領域,都在國際上享有盛名。其中佔比最大的兩根支柱是貿易物流和金融服務,分別佔GDP的兩成左右。

  政府首次提出「再工業化」這個概念,還是在《二○一六年《施政報告》》中。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去工業化」進程讓扣除建築業之後的第二產業在香港GDP佔有的比重只餘約百分之一,加上租金及人工昂貴,因此當時筆者對「再工業化」的前景頗為擔憂。

  然而,近年以來疫情衝擊、中美博弈等對香港影響至深的事件接踵而來,讓香港的經濟陷入長達兩年的萎縮。疫情的影響,讓香港的零售業、旅遊業、酒店業等就業人數眾多的行業受到嚴重衝擊;中美的持續競爭亦讓香港轉口貿易浮現危機,以中美貿易戰高峰時期的二○一九年底為例,港出口貨值單月同比下跌就曾高達百分之七點三。

  面對疫情的衝擊,製造業發達、產業鏈完善的中國內地在世界主要經濟體中率先扭轉頹勢,讓人不得不思考,以服務業為絕對主導行業、產業空心化的香港,其經濟結構是否缺乏韌性與抗打擊能力。就以一直以來都經常用來與香港作比較的新加坡為例,二者體量、人口組成、歷史因素高度相近,然而新加坡仍然保有百分之二十六左右的第二產業,且主要集中在電子製造、生物醫藥、石油化工等高增值的高端製造業,為新加坡創造大量的工程類、管理類優質職位,這類行業不容易受到疫情衝擊,成為穩定經濟和就業的重要產業,使得新加坡在疫情中平均失業率雖然為十年新高,但亦不過百分之三,比起香港曾一度高達百分之七點二的失業率來說可說控制得非常好。而同為「亞洲四小龍」的台灣及南韓亦保留了一定程度的工業化。

  因此,政府對「再工業化」的重視,是絕對有必要且符合國際局勢發展的。從人才、技術、科研等方面推動智慧化、高端製造業在港發展,對於香港的人口土地資源來說,都十分合適。另外,受限於經濟量體,香港需要加強與內地的合作,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的整體規劃發展,才能搭上「順風車」,促進「工業4.0」在港實現。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