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77%
  • 2022年8月13日 星期六

李秀恒 - 人民幣成主導時機未到|恒聲集

上世紀70年代,隨著美國取消《布雷頓森林體系》中美元與黃金的固定兌換比率,為保持美元的全球主導地位,美國政府說服中東產油國以美元計價進行石油交易,因石油又被稱為「工業黃金」,此舉穩住美元需求量及價值,石油美元(petrodollars)亦應運而生。而美元作為全球貨幣「霸主」的地位亦得以一直延續至今。

然而美元的國際地位並非一直無法撼動,上世紀日圓、歐羅都先後對美元發起挑戰,雖然最終因為自身經濟結構的缺陷,或政治決策機制的不完善而無法成功,卻令美元不再如「神話」般難以打破。因2月以來俄烏衝突而引發的原油價格上漲,備受市場關注,《華爾街日報》近日報道指出,沙特阿拉伯正與中國進行積極討論,將部份兩地之間的石油交易,改以人民幣計價,料將削弱美元在全球石油市場的主導地位。

一方面,美國為加強自身能源安全及達到低碳減排的戰略目標,不斷減少進口石油並增加國內的油氣產量,從能源進口大國轉為能源出口國,在產油國眼中已從買家變成競爭對手。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逐漸成為中東地區不少國家石油出口的最大買家。一旦最大石油出口國沙特阿拉伯與中國達成協議,將會推動其他國家效仿,並帶動其他大宗商品的結算貨幣結構變更。

另一方面,自冷戰結束後,美國長期以自身的經濟實力,掌握國際政治話語權,頻頻對北韓、伊朗、中國、俄羅斯等國施加制裁手段,並號召其盟友加入。但正如哈佛大學的經濟學者Jeffery Frankel所指出,雖然美元地位目前尚且穩定,但是美國過度使用制裁手段,長期來看影響到美元地位。例如中國、俄羅斯為「去美元化」,都各自研發本國的國際支付系統,分別是中國的CIPS及俄國的SPFS,而且在外匯儲備中亦減少了美元、美債的佔比。

根據IMF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美元作為全球外匯儲備的佔比正逐年下滑,目前已降至59.15%,創26年新低;在近20年來各國外匯儲備所減少的美元中,有約25%轉向人民幣。根據SWIFT的報告,今年1月人民幣佔國際支付的比例為3.2%,創歷史新高,排名亦從2010年10月時的第35名攀升至第4位。

然而人民幣想要進一步提升國際地位,成為主導貨幣,仍有一段較長的路要走。一來,人民幣尚未允許貨幣自由流通及兌換,無法形成完全開放的金融市場;二來,鑒於日圓因出口導向型的經濟結構而最終無法撼動美元的地位,中國仍須進一步改革經濟結構,擴大內需;第三,目前美國仍是世界最大經濟體,或須等到中國經濟體量超越美國之時,才可見分曉。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