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77%
  • 2022年8月13日 星期六

李秀恒 - 印太經濟架構可有效制華嗎?|恒聲集

上月,美國總統拜登展開上任後的首次東亞行程,其中最重要的舉措便是宣佈成立印太經濟架構(IPEF),建立包括公平而有彈性的貿易、具有韌性的供應鏈、推動基礎建設、乾淨能源與減碳,以及整合租稅與反貪腐的四大經貿支柱。

可以看出,美國的印太戰略以「降低中國的政治及經濟影響力」為指導原則,在聯合傳統盟友日本及韓國的同時,亦大力拉攏東盟各國的加入,與同為民主黨的前總統奧巴馬所提出的TPP一脈相承,目的是避免「由中國制定全球經貿規則」。然而,筆者認為,IPEF未必能如美國所願達到制衡中國的企圖。

首要原因,在於美國在政黨爭奪選票之下產生的政策不穩定性。回顧TPP的談判歷程,協議原本經過7年的談判卻仍未有結果,但在中國提出「一帶一路」經濟戰略之後,美國便突然匆匆表示參與的十二個國家已達成共識,並於2016年2月正式簽署。不過,當時各國還需經過各自的國會批准的程序,TPP仍未正式生效。但其後政黨輪替之後,前總統特朗普認為多邊貿易協定會損害美國企業的利益,退出了TPP,而當現任總統拜登上任之後,亦明確表示不會重返CPTPP等多邊貿易協定,讓參與國對美國的「承諾」產生憂慮。

事實上,若回看美國近年的舉動,雖然一邊在口頭上指責中國破壞國際貿易規則,但本身卻逐漸偏離其在戰後主導的國際多邊組織,如WTO、TPP等。雖然為本國追求利益最大化無可指責,但卻讓世界各國漸漸看清美國所謂的「規則主導」實際上是以美國利益為優先的,不能達到多邊組織所倡導的共同發展、互利共贏局面。

此外,筆者認為,IPEF並非傳統的自由貿易協定,成員國之間無法橫向進行貿易談判,而必須圍繞美國為中心,與美國就不同行業、領域進行單獨的雙邊合作談判,無法達到傳統經貿架構基於比較利益下的產業分工最優化。美國貿易代表甚至明確表示「美國主張的經濟往來是以美國價值為基礎」,市場准入與關稅等貿易談判中最核心的要點都不在優先考慮範圍。

反觀中國方面,作為幾乎所有亞洲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發起了「一帶一路」、「亞投行」等國際貿易合作框架,積極參與WTO、RCEP、CPTPP等多邊貿易協定,不會輕易被一份尚未有實質內容的架構制約。然而,中國仍須慎防美國與IPEF的多國在特定供應鏈中對中國的封鎖,例如半導體、科技產業等,在進一步擴大國際貿易合作的同時,努力發展自身的關鍵性技術。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