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8º
  • 81%
  • 2022年9月29日 星期四

李秀恒 - 美主導反華聯盟趨不穩|恒聲集

日前,北約發佈的最新安全概念首次將中國列為單獨議題,並第一次邀請了美國最親密印太盟友的日本、韓國、澳洲和紐西蘭參與北約年度峰會,體現出拜登政府期望整合盟友和夥伴的網絡,共同捍衛西方世界的利益,讓美國在與中國競爭中取勝。

然而,筆者認為,美國雖然極力捍衛以美國為「單極」、反對中國主張的「多極」世界格局,但卻面臨國內及其盟友的多方面壓力。

首先,在美國國內,正面臨嚴重的槍支暴力問題、飽受爭議的墮胎權問題等棘手內務,再加上嚴峻的通脹似乎並未因「鷹派」的加息而有所緩和,失業率又有走高的跡象,對經濟滯脹的擔憂正逐步攀升。種種國內議題,讓民主、共和兩黨之間的分歧愈來愈趨於不可調和,若年底的期中選舉民主黨無法取得過半席次,拜登政府接下來的施政將舉步維艱,面臨「跛腳」的危機。如此情況之下,將國內矛盾向外轉移至與中國的競爭似乎無可厚非,但國內的亂象正在削弱美國的實力,讓其與華的競爭中落於下風。

其次,美國對歐洲的影響力,隨着英國脫歐及其首相約翰遜在壓力之下請辭,將會逐步減弱。作為中美雙方都十分重視、極力拉攏的貿易對象,歐盟並不會完全站在美國的立場、維護美國的「單極」利益。事實上,美國與歐盟在產業結構有高度的相似性,競爭可能性遠高於合作空間。這些競爭,從雙方在航空、汽車領域的市場爭奪,到TTIP談判中對製造業的保護,再到歐盟對美國科技巨頭反壟斷的攻勢,都可見一斑。而在7月1日,中國三間航空公司宣佈購買歐洲空中客車客機定單,總價高達372億美元,或會對歐洲在未來的對華戰略上「轉軚」有推動作用。

而在印太地區,印度本身作為「不結盟運動」的發起國,在眾多國際事務上選擇的立場,並不一貫以意識形態為優先考量,而是更多考慮自身國家利益。另一邊廂,經過5月的大選之後,一向為反華「急先鋒」的總理莫里森下台,普遍被認為在對中政策上採取溫和態度的工黨重新執政,雖然澳洲親美的大方向不變,但中澳關係卻明顯有轉好的跡象,兩國外長近日進行了三年來首次會晤。

最後,在東亞方面,日韓兩國作為美國在亞洲最主要的盟友,都面臨着不穩定因素。在韓國,根據韓國民意調查機構的最新調查數據,今年5月才上任的親美總統尹錫悅,支持率降至45%,不支持率為51%,其日後國際事務的處理或會有所變化。而日本方面,7月8日,前首相安倍晉三在街頭演講時遭受刺殺,被視為「溫和派」的現任首相岸田文雄更少受到安倍政治影響力的左右。雖然日本國內的右傾趨勢或會隨着安倍遇刺而加劇,但岸田文雄的對華政策亦有轉向務實作風的可能性。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