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73%
  • 2022年9月29日 星期四

李秀恒 - 多元貨幣建立公平體系|恒聲集

據英國《衛報》報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於近日親訪沙特阿拉伯,為新冠疫情爆發以來中國最高領導人首度出訪。筆者認為,若消息屬實,此行將促成兩國之間達成重大的經貿協議,例如更早前在3月時《華爾街日報》所傳出的兩國欲將部份石油交易改以人民幣計價。

作為「十四五」規劃中的重要部署之一,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在「十四五」規劃開始實施的這一年半以來,有了不少實質的推進。例如自本月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新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正式生效,人民幣的權重由2016年的10.92%上調至12.28%。

今年在通脹、俄烏戰爭等因素影響下,由於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施多重制裁,全球不少國家都開始接受以人民幣作貿易結算,包括印度企業為規避美國制裁,大量使用亞洲貨幣購買俄羅斯能源,其中人民幣及港元分別佔31%及28%,而一貫作為「反華急先鋒」的澳洲,其國際性礦業巨頭在出口鐵礦砂至中國時也採用人民幣結算。
中沙有望採人幣交易石油

若中沙兩國能夠落實以人民幣交易石油,將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一來,作為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國,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出口有25%是輸往中國,若以人民幣計價,將直接提升人民幣在國際支付貨幣中的比重。

另一方面,在中伊、中俄的能源貿易紛紛以人民幣結算之後,若最大石油出口國也加入此列,將會推動其他國家仿效,並帶動其他大宗商品的結算貨幣結構變更。

第三,雖然全球都在應對氣候變化的挑戰而提出了減碳節能政策,但因全球通貨膨脹嚴峻,石油仍然是當前最重要的戰略資源,若石油人民幣地位得以鞏固,將會有更多國家更放心使用人民幣作為貿易結算貨幣。

筆者需要指出的是,雖然人民幣作為貿易貨幣實現了一定程度的國際化,但是在資本市場流通方面卻遠遜於美元。人民幣毋須將「取代美元霸權」作為發展目標,正如近日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一篇文章指出,人民幣應與其他貨幣共同約束美元貨幣體系的「過度彈性」與「過度特權」問題。日前俄羅斯總統普京在「金磚國家工商論壇」開幕式上所提到的「以金磚國家一籃子貨幣為基礎建立國際儲備貨幣」,就為完善當今世界貨幣結構、讓貨幣體系更公平提供了一個方案。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