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恒 - 極端天氣為經濟復甦設障礙|恒聲集

進入2022年以來,全球各地的極端氣候或自然災害,為疫情、戰爭、加息等經濟負面因素再雪上加霜,包括屢創紀錄的高溫、世紀洪災、暴雨等等。根據瑞士再保險公司表示,今年上半年自然災害造成的經濟損失,估計高達720億美元。

而進入下半年以來,北半球的熱浪讓各國頻發高溫預警。以歐洲為例,葡萄牙及西班牙分別有超過1000人死於熱浪襲擊,而高溫所引發的火災、嚴重乾旱亦在英國、西班牙、葡萄牙、法國、意大利等國造成了至少1800人死亡。

除了直接的生命損失之外,極端天氣在經濟方面亦造成了重大的損失。

首先,是能源供應不足對日常生活及工業生產帶來阻礙。在歐洲方面,即使是能源結構較為多元的法國,因核電承擔了全國70%的電力來源,因此對比其他歐洲國家來講,所承受的俄烏戰爭後果亦較少。但在歐洲熱浪衝擊之下,核電廠的冷卻水無法如常排入已經處於高溫的河裏,不得不減少核電發電量。

而在中國內地,區域性乾旱讓水力發電充足、甚至能夠供電予他省的四川省,遭遇60年罕見的高溫乾旱災害,嚴重缺電以致於必須強制全省工業電力用戶停產,甚至連帶讓重慶、上海、江蘇的電力供應都受到影響,令汽車、化工、太陽能、電子、半導體的產業鏈受阻。

其次,旱災對糧食產量、航運及水資源供應造成威脅。在俄烏戰爭的背景之下,兩大產量國處於戰爭狀態讓今年的糧食產量本身就已經令人擔憂,如今土壤缺水進一步降低農作物產量。德國、西班牙及捷克甚至分別有二戰軍艦、巨石陣和所謂「飢餓之石」(hunger stone)因河水乾涸而重新浮現,德國重要的運輸航道萊茵河亦已跌至極端水平,而對供應鏈造成衝擊。

此外,貧富差距亦會在極端天氣的影響下愈演愈烈。根據斯坦福大學的研究,相比起全球暖化議題引起各國關注之前,當今最貧窮及最富裕國家之間的貧富差距擴大了約25%。因在世界範圍內,低收入人口普遍從事農業生產,因此對極端氣候事件最為敏感,收入風險及不穩定性顯著提高。

在嚴峻的氣候威脅之下,各國之間需要認識到解決全球氣候議題,需要將全人類視為一個「命運共同體」,通力合作、加強彼此的溝通及扶持,努力實現各自定下的「碳中和」目標。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