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恒 - 中美審計協議危機參半|恒聲集

8月26日,中美簽訂合作框架協議,就赴美上市中國企業的審計監管問題達成共識,中方允許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對中概股進行符合美國標準的檢查及調查,美方相關人員預計將於9月中旬前,到達內地或香港現場開始工作。這對競爭日趨激烈的中美博弈來說,絕對算得上是一個積極的訊號。

畢竟,一方面華爾街的機構及投資者,普遍反對將市值1.3萬億美元的中國企業從美股除牌,目前佔據美股幾乎9%的中概股若全數離開美股市場,雖算不上「牽一髮而動全身」,但必然削弱美股的整體流動性及對投資者的吸引力;另一邊廂,對中國來說,美國擁有吸引全球投資的世界最大市場,無法在短期內找到完美的融資市場,為中國企業發展和競爭力提供足夠的資金支持。

然而,儘管目前中美已經簽署協議,但被列入「預摘牌」名單的128家中概企業是否能夠免於被迫退市,市場的估算並不太樂觀,預估的可能性只有五成。

首先,中美雙方對審計底稿的權限認識有着本質上的分別。對於美方來講,無論是因應安然財務造假醜聞所通過的《薩班斯・奧克斯利法案》,還是在瑞幸咖啡造假事件之後通過《外國公司問責法案》,都是美國對其投資者的合理合法保護手段,對於美方合理懷疑在財務上有疑慮的企業,要求查看審計底稿無可厚非。然而對於中方來說,由於不同的公司其審計底稿中,或可涉及不同程度的關乎國家安全與戰略部署的敏感信息,以「滴滴出行」為例,其審計底稿就有可能涉及城市規劃、地理測繪、個人身份及出行紀錄等高度敏感數據,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之下,輕易向美方透露此類數據對中方來講無疑是重大的安全漏洞。因此,中概股料想依然會根據所涉及的數據敏感程度而酌情部署海外集資策略,例如早前從美股退市的五家「中」字頭國企,就主動選擇退市;而部份企業則尋求前往香港、德國、瑞士、新加坡等地雙重主要上市。

其次,中美之間過往的協議執行過程,並不如預期般順利,第一階段中美貿易協議就是一個例子。在審計監管方面,雖然早分別於2013年及2016年,中美雙方就已經達成了執法合作諒解備忘錄及試點檢查合作備忘錄,而本次的合作框架協議亦是在前兩份備忘錄的基礎之上簽訂,但未來具體的協商與執行,才是協議是否能夠落實的關鍵所在。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