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恒 - 經濟黯淡減投資機會|恒聲集

美國8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按年升8.3%,雖然較7月稍為回落,但仍高於市場預期的8.1%;撇除糧食及能源成本等的核心CPI則按年升6.3%,其中佔CPI和核心CPI比重分別約1/3及2/5的住房成本,按年增加6.2%,堅定了聯儲局的加息決心。

上周被稱為「超級央行周」,包括美國、日本、英國、瑞士和挪威等在內的多國央行,都陸續公佈最新利率決策,可以看出大幅加息成為各國主流,瑞士央行加息後,更是為歐洲負利率時代劃上句號。

美國聯儲局宣佈加息0.75厘,以空前的加息力度應付通脹。雖然國際上大部份經濟體,都跟隨聯儲局步伐紛紛加息,但幅度不及美國,導致美元在短短一年之內,對歐羅升值17%,對英鎊升值19%,對日圓更升值超過30%。美匯指數近日更是接連漲破112及113關口,甚至高見114水平。

目前全球通脹成因有幾重,一是由於疫情以來,全球大部份主要經濟體都採取寬鬆貨幣政策,以緩解疫情對經濟衝擊,為通脹培養極佳溫牀;二是美國為主的西方國家陷入貿易保護主義及零和思維,紛紛開始「逆全球化」,讓原已趨於成熟的全球供應鏈,無法發揮貿易紅利作用,讓成本大幅上升;三則是俄烏衝突下,歐美國家紛紛祭出對俄制裁,造成區域性能源危機及糧食危機,隨著歐洲即將迎來冬季,相信能源危機將會進一步加劇。
央行紛加息遏通脹

然而這一波主要由歐美發達經濟體引發的通脹,卻需要全球各國共同承受。根據世界銀行最新研究報告,隨著多國央行同時加息,2023年全球經濟增長將放緩至0.5%,對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來說,將浮現一系列金融危機,並對經濟造成持久傷害。

當然除美國之外的西方經濟體,亦未必能「逃過一劫」。9月歐羅區S&P Global綜合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從8月的48.9降至48.2,體現其經濟活動低迷。隨著美元強勢,與聯儲局利率預期高度敏感的美國2年國債孳息率升至4.26%的15年新高,由於全球無論新興市場或是發達經濟體,都缺乏回報率及穩定度如美債一般有保障的投資渠道,相信國際熱錢回流美國現象將會愈來愈明顯。

除了美國之外,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中國內地對投資者來講亦具相當吸引力。中國採取自主的金融體系,在疫情的數年間亦無採取「大水漫灌」貨幣政策,再加上8月內地CPI按年僅增長2.5%,可見通脹仍屬可控範圍,因此目前在經濟下行壓力下,仍能通過減息刺激經濟。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